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 个


官小鱼到官桥派出所挂职锻炼,她挂的职是所长助理。上班第一天,就碰到个告状的。告状的是个女人,三十好几四十不到,自称家住黄鱼村,姓骆,叫骆晚云。官小鱼问她告啥状?骆晚云说,我被人那个了。
  官小鱼不是当地人,不知道那个是啥意思,问骆晚云,骆晚云又忸忸怩怩,似有难言之隐。官小鱼就去请示卢化民,卢化民是这里的所长。
  卢化民没有直接回答官小鱼的问题,而是给她讲了一个小故事:有个村妇,男人忽然死了,村妇很悲伤,边哭边诉说,昨夜你要那个,我没让你那个,你咋说声死了就真的死了?我好后悔呀,我肠子都悔青了。今后我要那个,我找谁去那个啊?
  官小鱼完全听懂了,她的脸有些火烧。为了掩饰自己的难堪,她无话找话说,看来卢所长很懂那个啊。话一出口,她更加尴尬。
  卢化民没有理会官小鱼的难堪,他问,是不是有个叫骆晚云的女人来报案,说她被人那个了?官小鱼说,你知道这事?卢化民说,这个女人可能神经病了,她到处宣讲她被人那个了,也曾到所里报过案,你把她日哄走就行了。见官小鱼犹豫着似有难处,卢化民说,这样吧,你把她叫来,我问问她。
  骆晚云来了,自己找个地方坐下。她认出了卢化民,不好意思地冲他笑了笑。
  卢化民问,你又来报案?
  骆晚云说,我要告状。
  卢化民问,你告啥状?
  骆晚云说,我被人那个了。
  卢化民问,你被谁那个了?
  骆晚云说,我被庄家汉那个了。
  卢化民正要点烟,听到庄家汉这个名字时,不自觉地停了下来。他倾了倾身子,追问一句,谁?
  骆晚云说,庄家汉。就是庄虎的爹。
  卢化民知道,骆晚云没有说错,庄家汉就是庄虎的爹,而庄虎是骆晚云的男人。一个女人除非真是神经了,否则咋会轻易状告自己被公公给那个了?
  看来这个案子不那么简单,说不定还真有点意义。
  扯到庄虎,就会勾起卢化民的心病。他知道庄虎是个啥样的人:游手好闲,不务农业;外出打工,先是挖煤,后来承包挖煤,再后来七混八混就混成了煤老板。这期间,被他带去挖煤的民工,有两人失踪了,至今下落不明,一个是黄鱼村的庄东水,一个是下官桥村的马安山。卢化民有些怀疑,这两人可能是被庄虎给黑了,为此他曾展开过秘密调查,但一直没有找到任何线索。罪犯就在那里,你却无法抓他,作为警察,还有比这更难堪的事吗?听说庄虎现在已经成了房地产老总,在城里包了二奶、三奶,置了多处“行宫”,别说他这个小小的所长无法和他攀比,就是局长、县长,也会对他刮目相看、礼让三分。
  现在好了,庄虎可能做梦也不会想到,被他抛弃在老家的妻子,状告他爹把她那个了。卢化民隐隐约约地意识到,失踪民工案的突破口,会落在庄家汉的身上?
  卢化民问,你说庄家汉把你那个了,他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用什么方式把你那个了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