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父亲(散文)


□ 方凤绿

  

  方凤绿,曾用笔名绿凤凰、百合子、方块六,来宾人,高中教师,市作协会员,文艺青年,喜文字,好旅游,乐古筝,文学作品散见于《广西文学》《来宾日报》《麒麟》等杂志、报刊及网站。

  文/方凤绿 题字/何 月

  我的父亲是个地地道道、老实忠厚的土地人,就像家里养的那头任劳任怨的老黄牛,似乎天生只是个负责干活养家糊口的劳动工具,没什么文化,也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地方,但却让我越来越钦佩。

  曾经年幼的我,有那么一点点虚荣和自卑。我很少甚至不敢在自己同学面前提起自己的父亲。是啊,就一介农夫,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皮肤黝黑,浑身上下经常沾满了耕作的泥土,土里土气,有什么好说的。我甚至没有仔细认真地瞧过自己的父亲一回,他就像空气,普通平凡得甚至让我可以视而不见,但却没有人可以离开空气而生活。

  父篇

  相对起爱唠叨的母亲来说,父亲平时话不多,很少训我们,如果不是特别严重的话。

  就连顽皮的我不小心让凳子打断了同学的腿,害怕被父母责骂而一直隐瞒,却最终东窗事发,还是让父亲去收拾了残局,他也没打骂过我,只是疼爱地摸摸我的头说,“以后小心点,诚实点,有什么事要及时说及时解决。拖着不是办法,你看,不及时治疗你同学病情加重了,还害了她好多天不能去上课,你更是提心吊胆度日,何必呢?”

  我们兄弟姐妹四人很调皮,小时候少不了常惹父母生气,毫不夸张地说,是吃了母亲无数的鞭子长大的。但印象中,父亲动手打过我们的却只有两次。

  一次是在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父亲给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巴掌。我小时候体弱多病,泡在药罐子里长大。然而,学习成绩却一直名列前茅,自恃聪明的我,更认为自己能久病成医。有一天上课的时候,我的同桌方丽新肚子痛得很厉害。看着她泪眼婆娑,我心里也很着急难过,但又不知道怎么办。

  在当时条件简陋的农村,看病并非易事,没有村医,更别说有什么校医了。生病了,你只能请假,滚回家让父母带去远在几公里外的邻村看病。在当时就连摩托车都很罕见的农村,通讯也不像现在那么发达,电话一拨,万事大吉。现实常常是这样的,在教师极其缺乏的农村学校,每人要带好几个班的老师没空理你,回到家你又看不到早出晚归在地里劳作的父母,简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突然,我机灵一动,我家里不是有常用的止痛药吗?为什么不带她回家吃药呢?就这样,11岁的我自告奋勇当起了医生,胆大包天地带同桌回家取药了。一颗扑热息痛片“咕噜”下肚不久,同桌胃痛果真好了。那时很天真,还以为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我本打算先和父母邀功,然后再去学校和老师领“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