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是朵朵师傅(短篇小说)


□ 周家兵

  小店不大,三十多平米。

  简装,通透,干净,有点明窗净几的感觉。

  小店的老板是个漂亮女孩,叫朵朵。二十多岁,青春靓丽,身材高挑,唇红齿白,眉如弯月,肤色净白,秀发披肩,刘海儿微黄,细长胳膊细长腿,说不上妖艳却有几分妩媚。这本身就让男人想入非非的硬件,再加上朵朵是理发店的老板兼师傅,更增添了一些让猫儿抓心挠肝的骚腥味儿。理发店本身就是一个让男人们意味深长的地方。美其名日理发,实际上是干什么的地方,不同的男人有着不同的理解和想法。理发店还是理发店,不同的是男人们的思想。这些且还不说,更关键的是朵朵理发店是在深圳景乐村的城中村里。城中村不是深圳特有的现象,但是,像深圳这种城中村里面遍布都是握手楼的却不多见。朵朵理发店就在景乐村城中村里的握手楼的第一层。城中村里遍布都是十元店,激情小旅馆,生蚝烧烤摊档,成人用品店,夜宵大排档,理发店或者发廊,当然还有修鞋补伞,自行车轮胎加气,卖糖葫芦棉花糖的。城中村里滋养着外来的流动人员,他们自生自灭在这种弥漫着暧昧的气息里,做他们的生意,过他们的日子。他们没有城里人的紧张和压力,他们光着膀子在城市路灯底下打着扑克斗地主,向路过穿着暴露的年轻女子嘎嘎地肆无忌惮地野笑。有治安巡防员手拿电棍骑摩托车过来。他们先是紧张、躲避、散去,后来相互厮混熟了,再来就打招呼,询问对方要不要来打几圈扑克,甚至还告诉他们,那边发廊里新来的“小姐”要不要去尝尝,新货上市,不打折,但是,我们熟客介绍你去八折。

  朵朵理发店就在这城中村里面,难怪很多人误以为朵朵理发店也是做那种生意的店。再加上漂亮的朵朵,妩媚的朵朵,身材婷婷撩人的朵朵。有些事情不是男人变坏,确是存在外部环境的引诱。你朵朵说你是正儿八经理发的店,那你为什么长得那么漂亮,你为什么要在这四处弥漫着暖昧和腥臊味儿的城中村里开理发店。理发店是什么?就是发廊,就是雪白的大腿,就是红灯闪烁里一张张猩红的嘴唇,就是超短迷你裙底下没穿底裤的诱敌深入。

  朵朵理发店装修简单,小店门前没有旋转的彩色广告霓虹灯,只有最简单的那种灯箱广告牌,单独放置在小店门前,“朵朵理发店”宋体字,有些呆板,看上去甚至有点让人想起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老头理发店。店内南边墙上是整面镜子,镜子下面是一张长条桌,上面摆放梳子、电动手推剪、电吹风、剪刀等理发必备工具。三张理发椅子可以让客人坐在上面三百六十度旋转,北面是一排简易木质长条凳,可供五六人并排而坐。东面墙上高高悬挂一台32时电视机,遥控器老旧而斑斑驳驳的脱落了面漆,换台也完全凭着感觉一阵盲按。坐在旁边等着理发的人需要仰起头来,才可以看到电视,电视不是有线的,可选的台并不多,不外乎深圳本地台、中央台以及香港台。好在电视效果还不错,依然是等待理发的顾客打发时间最好的一件宝物。

  景乐村是真正的城市乡村,周围已经开发,高楼大厦把这个小村庄团团包围,形成一个孤岛。这个孤岛却是这些外来建设这个城市最底层人们夜生活的地方。他们白天散落在这个城市的工厂、工地、写字楼、港口码头。夜晚,他们集拢来这里,因为这里房租便宜,他们都知道这里弥漫着暖昧之气,有些脏乱差的环境,可是他们依然乐意租住在这里,因为便宜,便宜就可以解决很多问题。什么都便宜,比如说房租便宜,比如说小菜便宜,城中村小巷道里清早就是农贸市场。还有很多刺激和暧昧的便宜,那些背井离乡出来打工,想念老婆彻夜难眠的男人们,实在忍受不了原始冲动,随便进入一家发廊,长驱而入,三下五除二,“快餐”一顿,而且也方便,干脆,利索,完事后几步路就回到自己的租房,可以酣然人梦。

  朵朵的理发店当然也便宜,大人剪发八元,平头十元,小孩子一律五元,女人做头发二十元,染烫二十五元。除此业务以外,均没有其他业务项目。童叟无欺,明码标价用红色胶纸贴在玻璃门上。不办会员卡,理完发当场交钱,概不赊欠。

  朵朵理发店晚上十一点半准时打烊。要是遇到客人多,理不完,就让客人明天再来,半价优惠。理发店里来的大多数是熟客,相互之间都打过照面,虽叫不出姓名,却都是在外面可以相认的那种。擦身而过时,相视点个头,微笑一下。

  朵朵是湖南妹子,辣妹。吃辣椒厉害,性格也泼辣。之前总是喜欢穿着裙子给客人理发的朵朵,现在不穿裙子,改穿牛仔裤了。有客人笑问缘由,朵朵笑着说,不给那些荷尔蒙太高的男人机会。有客人说,其实朵朵你穿裙子蛮漂亮啦,婀娜多姿,身材又那么好。朵朵说,我本来想给客人一些美感,可是,却让一些客人误解了。有客人说朵朵你的手艺这么好,哪里学来的?朵朵说,祖传的手艺。我爸是我们乡下方圆几十里有名的理发匠,现在六十多了,还在老家给乡亲们理发。他们都习惯了我爸给他们理发。我爸爸给老人刮胡子、掏耳朵,剪鼻毛,那水平我赶不上。还有更绝的是给刚出生满月的小孩子剃胎头,只要是我爸爸用手一摸小孩子的头,乖乖的听话,不哭不闹,头也不乱动,要他端正就不偏着,让他偏着就不会端正着,很配合。有客人笑着说,朵朵你吹牛,朵朵收起脸上的笑容和骄傲,一本正经地说,不信问我老乡他们。上个月,有个老乡开车好几百公里路回老家,让我爸爸给他儿子剃胎头呢!未了,朵朵补充说,不过,我的手艺最开始是在技能培训学校学的,我爸不愿意我干这行。后来,看我学成归来,没办法,只得在家帮我提高提高手艺。说着这话时,脸上漾起幸福的笑。

分享:
 
更多关于“我是朵朵师傅(短篇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