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竿”师傅


□ 越 儿

像瓷一样磨

“去见识一下‘一竿’师傅吧”,送我的人丢下这句话便绝尘而去。但凡是个明白人也能听出这里的潜台词:桩场凶险呐。早听说这里的教练身手了得,骂功更是了得,没有人能侥幸逃脱。我自小脸皮薄,哪里经受过这样猛烈的炮火。我本该按时去报到的,可我捱了好几天,终于在儿童节后,硬着头皮以一个孩子的无知无畏走上这条荆棘丛生的茶亭路——学步,全然没有我这个年龄应有的胆识和心智。想来生活中好些事情竟是这样,没容你准备妥当,就把你推上了战场。
一张简陋的木桌上摆放着一个印着××运输公司字样的搪瓷茶盅,茶盅有些年生了,还掉了许多瓷,像它的主人——桩训高人“一竿”师傅,掉了许多年华。经年的日晒雨淋磨蚀了他的五官,惟有浑浊的眼睛运动出一些神色来,但也是倦怠已极,不过五十出头的人吧。看得出他以前奔波得辛苦,如今应聘这里的教练,似乎也很不上心。他好象很不满意这里的教学模式,说是只管把我们“哄”出去了事。看师姐们驾着车在那些红白相间条纹的木竿之间机械地找“点”,感觉他的含血喷天里虽说有些虚张声势,却也有着令人称奇的一针见血和爽直。那些招式,又如何能应付外面复杂的现实。但我那时并不理解他的愤然,感觉他的国骂真是有些不成体统,幸而他没用师太们的长鞭,那种鞭策让人真是不敢恭维。然而那掉了许多瓷的茶盅却始终在眼前晃动,我们难保不被磨掉点什么。
当师兄们齐齐向我张望,才知师傅要传我问话。站在茶盅跟前,人兀自晃动起来,这还未见一鳞半爪,何故先乱了阵脚的。他问了我名字,然后说了一些车和库的尺度问题,整个一轻声细语状,他并不一味骂人。我囫囵应了,感觉如听天书,那时,他的柔情我真的不懂。
也许,从一开始他就悉数把那“倒竿”的要领教给了我们,然而真正的顿悟往往是经历了无数次摔打之后。“一竿”可没那样的好耐性,他需要弟子们显现的神光似乎应该来得更早一些。所以,当大师兄第一竿(侧方入库)迟迟不能入时,他再也按耐不住。只听得腾地一声,身轻如燕的师傅从坐椅上掠起,以力卷千堆雪之势,挥动扇柄,场地上立时风起云涌;稍停,怒目圆睁,阔嘴开合之间,万箭齐发,簌簌落在搁浅的车上。一竿(票)否决,没有人能够抗拒这个游戏规则。可怜我那高大威猛的大师兄顿时身心俱焚,临危之际,用尽全力以图最后一搏,却不料情急之下,连续三次将档位吃错,雪上加霜的败绩让大师兄面如纸灰。突然,“一竿”厉眼一转,我等噤若寒蝉。桩场第一竿,有谁可以掉以轻心?
桩上泪
绕过几张错落的椅背,绕过我的师兄师妹,我怎么就像场地里泼洒出去的水一样败走在荒郊的烈日下呢。前边就是茶亭路,看这条支路,竟也行同主干道一闪而过的念头,顺势被抛在荒郊野地里,由它自生自灭了去。一条衰败的路,和一个失魂落魄的人就这样在这个清晨彼此呆望着,忽然间我和这路竟深切地同病相怜起来。不知过了多久,那路径直向我匍匐而来,承载起我所有的痛楚,你不知它有怎样的宽厚和体贴,它不停地在唤我:走吧,走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