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漫过花园洋房的浓烟


□ 夏天敏

  儿子功成名就,父亲被接进了豪宅,这是儿子孝心的表现,但不是父亲想要的生活,不断的冲突终于演变为一场大火……是什么让父亲难以承受孝心与物质文明带来的应有幸福?
  
  一
  
  刘武生一进院门就傻眼了,偌大个院子像遭了兵燹、水灾、泥石流、地震,变得连他都不认识了。要说呢,墙还是那个墙,房还是那个房,主楼是主楼,客房是客房,可他还是傻眼了,木愣地在那里半天回不过神。
  这事放在谁身上,谁也回不过神的。刘武生离开院子时,院里鹅黄色的小洋楼光彩夺目地屹立在那里,院子里的花圃、石径、鱼池、草坪,像精美的图案自然而又巧妙地融合在一起。花圃里种了名贵的花,四时不败地盛开着。鹅卵石镶嵌成各种图案的小径,自然而随意地穿插在花圃、草坪之间。草坪呢,一大片,绿油油的剪得整整齐齐的,看着舒心,看着悦目。可现在,除了小洋楼和配套的房子,除了沿墙的高大的树木和青翠的竹丛,全被毁掉了。草坪不见了,花圃不见了,院里全是褐色的泥土,只是那泥土平展展的,有垅有埂的。要不然,他真以为谁人来这里开辟新的建筑工地哩。
  气急败坏的刘武生平息住自己的怒气,简单地分析和判断一下情况,这事一定是老爹干的。除了老爹,谁也不会将珍贵的草坪和花圃毁掉,谁也不敢将它翻成一片泥土。只有老爹才会奇思妙想,只有老爹才敢这样做。
  保姆冯嫂出来了。冯嫂见到他,吓得脸色苍白,眼瞪得老大,旋即退回玻璃门内了。过了一会儿,她又出来,嘴唇哆哆嗦嗦,你,你回来了?还没吃饭吧,快进来吃饭。他厉声地说,这是谁干的?你说?他其实知道是老爹干的,但本能驱使他这样问。冯嫂见他气得脸色发白,指着褐色泥土的手抖个不停。说,是老、老爷子干的,我们谁有这个胆。你们为啥子不阻止?你们是死人?你们是吃干饭的?养条狗还会看家护院,养着你们连这么大的事都阻止不了。我们阻止了,再三劝老爷子,只差没跪下磕头了。可他不听,说去去去,多大的事把你们吓的。我是他爹,他管不了我。老爷子呢?老爷子在哪里?老爷子去买种子了。买种子?买种子干什么?他是把这里当作黑石寨了。这是城市,不是提着镢头到处刨地的黑石寨。
  刘武生被老爹的所作所为气蒙了,他知道老爹脾气犟,认准什么就做什么。他曾几次听到他叨咕,这宽的地不种庄稼种草,多可惜呀,作孽,作孽啊。他当时也不在意,说城里都是这样,地除了盖房子修马路,就是种花种草种树了,这是美化环境呢。美化?美化个屁,种上庄稼不是美化吗?麦子不好看?包谷不好看?白菜萝卜番茄葱葱蒜蒜不好看?他说你不懂,这是城市不是庄稼地。我是不懂、你懂。你有几文钱了,看着庄稼蔬菜也不顺眼了。
  大铁门哗地开了一条缝,老头侧身挤了进来,老头肩上扛着个拉杆旅行箱。这箱明明是可以抽出拉杆推着走的,他却把它当成麻布口袋扛着了。老头说,回来了?车呢?你咋不开车回来?卖了。他说。为啥卖了?缺钱了么?你不是说不要开着显摆么?你不是说要知福惜福么?你倒是知福惜福了,放着好好的花园草坪不享受,你把它们统统毁掉了,你晓得你做些啥?你晓得要多少钱才建得起这样的花园、草坪?他气蒙了,第一次这么黑着脸粗声大气地和爹讲话。
  没想到爹没发脾气,爹脸上有些歉疚,还有些讨好的笑。爹蹲下来,用手抚摸着平平整整、棉絮一般松软的泥土。爹说,我晓得要花好些钱才能建起这花圃草坪哩,爹晓得你会不答应哩,才悄悄把花挖了把草挖了,费了老大的力才平整出这片地哩。你说,这地就这么闲着,多可惜呀。
  那天爷儿俩吵个天昏地暗,刘武生从来没和爹吵过架,他怕爹敬爹爱爹。多少年来只有爹训斥他的份儿,就是他当上大老板,在城里买了几栋花园洋房,腰里的钱砸得死人时,他也不敢和爹吵架。他每次去看爹都不敢带人,他怕有人在场时被爹训斥面子上不好看,关着门爹怎么训斥他都唯唯诺诺。当然爹也不是经常训斥他,爹更多的是说些他自认为是真理的做人道理。
  刘武生是真不缺钱,他不在乎这点钱,尽管做草坪和花圃花的钱不少。他只是心疼,好端端的草坪和花圃被毁掉了,鹅黄色的小洋楼和配套的建筑处在一片褐色的土坪中,这还像花园洋房吗?这就像穿着一套名牌西装,脚上却蹬着一双草鞋的人,咋看咋别扭,咋看咋不舒服。别扭和不舒服倒在其次,这是惹人笑话的。他现在是有身份的人,是企业家、政协委员,朋友们见了,私下不把大牙笑落才怪。
  他咆哮着,越讲越气,还在刨松的土壤上乱跺,说填上填上,马上填好,找人来把草坪和花圃种好。老头开头蹲在地上不吭气,他有些心虚也有些愧疚,毕竟花园洋房是儿子的,自己自作主张就把好好的花圃和草坪毁了。但听到儿子的话,说你是往我脸擦屎,让人家说我土包子就是土包子,再有钱骨子里面也是农民。再吃多少山珍海味屙出来的还是包谷皮皮时,他就忍不住了。他气得一头大汗,脸色憋得发青,但站起来还是蹲下去了,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儿子面前忍住了。但儿子不光咆哮,不光满嘴胡说,还穿着锃亮的皮鞋,跳进他费了老大的劲,花了一个星期时间才平整好的海绵般的地里,狠命地跺来跺去时,他忍不住了,儿子的脚像跺在他的胸口上一样疼痛。他一步跳起来,冲到儿子的面前嗷地大叫一声,一头向儿子撞去,儿子本能地一闪,他狠狠地摔在地里。他喊叫着、咒骂着,抱住了儿子的一条腿,让儿子跺他,不跺就是牛养马下毛驴生的。儿子慌了神,意识到闯大祸了,老爹是个倔强的人,从来没让人欺负过。过去他私挖土地和种庄稼,被吊在梁上批斗了三天三夜也没眨下眼,更别说承认错误低头认罪了。
分享:
 
更多关于“漫过花园洋房的浓烟”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