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气晴好


□ 渔火者

  一
  
  吉阳县委和政府在一个大院里。大院里面有个公园。大院早年是没有公园的,不知何时,人们突然意识到,人不能像牛一样,只知干活睡觉,还得玩耍。在一次旧房改造的时候,李县长提出,这次空坪就不修房子了,拿它做个公园吧。把旧房平了,再将围墙外的一块小山炸了,于是有了这个公园。
  公园叫荷园。没人考证哪朝哪代这里有过荷花,反正现在没有荷花。虽有个小池塘,也只养鱼。池塘在公园中心,东面是大门,南面是围墙,北面是马路,西面才是人们锻炼、休闲的地方。只要不下雨,公园里总有人来。晚上是年轻人的世界,白天则是离退休老同志的天下。
  老同志一般是来公园补充营养。阳光是营养,运动是营养,交谈也是营养。有些老人喜欢一个人沉思默想,更多的人则喜欢热闹。东亭那边,一个录放机摆在石桌上,许多女人在翩翩起舞。其中多数属于“徐娘”以上级别。每到节假日,徐娘们还涂脂抹粉,穿着“淌淌”(丝绸)衣裤,大红大绿,扭动肥臀粗腰,往往引来路人驻足而笑,是一大景观。
  西亭这边多数时候比较安静。石桌上摆着象棋,对坐着须发皤然的男人。周围参差不齐地站着人,一直到围栏都有人在远眺棋盘。也有喧闹的时候,那往往是发生了纠纷。要么是“经得输”多走一步,要么是“输得不亦乐乎”偷棋,或者是“剩下裤带子”将棋移了位置。这些外号反映了这些棋迷基本属于瘾大棋臭一类,而且自己越臭,越喜好在旁边指手画脚。
  “经得输”简称“老金”,像个韩国名字。其实他不姓金,而姓孟。大名盂宝国。退休前系广电局的一个正股级干部。老孟衣着随便,粗硬的银发闪闪发光。一副大嗓门,不用他做广电局局长实在是组织部门没眼力。他可不是省油的灯。曾经当过十年电台台长,熬到须发皆白,眼看局长退休,副局长上挪,他也将癞子跟着月亮走,沾点光,弄个副局长干干,结果副局长被一个转业的团参谋长顶替了。他一气之下要求去县办企业当经理。那个企业一向红火,他去了后市场突然转了向,搞了三年亏损三年。临到退休,县里出于同情,只好将他调回原单位。广电局好歹发工资还是没问题。邪的是,他一回广电局,那边化纤丝又火起来了,简直供不应求。真是活见鬼了。时运不济,怀才不遇,因此有些火气,发发牢骚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也有人不同意将老孟的不顺归结于“背时”。他认为老孟的性格决定他只能是这样的命运。此^,衣着工整,染了头发而且梳理得纹丝不乱。退休前系外贸局领导,外号“送子观音”,简称“宋老”。真名叫何梦闲。心存小视,言语间难免有些不恭。为此孟何两人常常吵架。
  “老子生平只佩服两种人:屁股比我婆娘大的女人,卵比我大的男人。你算老几!”老孟吼道。
  宋老没想到老金会突然说出这种猛天倒地的话,一时蒙了。周围的人却纷纷哄笑起来。建议两人脱了裤子比试比试。“输得不亦乐乎”老舒和“剩下裤带子”老盛连忙将两人拉开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