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都是个体户


□ 张卫平

  联产承包责任制、个体户、社队企业、民营经济、国企改革……一个个名词在30年并不漫长的时间里来来去去,才使“改革开放”这四个字具有了相当的重量。每一个名词的背后,又蕴含着丰富的时代内涵。
  30年弹指一挥间。我笔下的每一个人的经历如此平凡,每一个人又如此不平凡地完成了那个已经成为历史的传奇名词——个体户。
  ——题记
  
  1、“发了羊财了”
  
  个人档案:李拴平,男,1956年出生于山西省代县西关村,小学肄业,羊肉加工业主。
  去拴平家里的时候,拴平家里正在搞装修。
  匠人们刚刚吃了饭,一伙人正在抽烟喝水。拴平喝了几杯酒脸已泛红,皱巴巴的脸上满是笑意。众人听说是问拴平养羊的事,都说这家伙发了羊财了。门外的大狼狗还在一个劲地叫,拴平笑眯眯地不吱声。
  我与拴平家住得不远。
  拴平六七岁时父亲去世,姐弟五个,跟着母亲艰苦度日。拴平说,念书?咳,一念书头就大,我死活不去,二姐每天打骂也不顶事,索性回了家。回了家能干啥?你说十二三的娃娃能干啥?放羊!
  拴平12岁时便给队里放起羊。
  那时放羊挣工分。拴平放一天羊能挣六分工,一个工三角钱,六分工就是一角八分钱,直至拴平14岁时,工分才涨到一个。就这样拴平一直风里来雨里去放羊放到18岁。
  放羊挣得工分少,名声也不好听,再加上家穷,找对象就是个问题。那时村里几个后生要到太原当民工,拴平扔下鞭杆来到太原,先在太钢干了两年,太钢清退民工不能干了,又跑到省建筑工程公司当小工。
  拴平说,太原汽车站,还有好多宾馆,都是我们盖的。
  拴平在太原干了6年,也就是在太原当小工期间,拴平认识了他的老婆美生。美生正在旁边收拾碗筷,说起30年前两人认识的那段往事,脸上漾出笑来。
  拴平领回美生结婚是当时轰动全村的一件大事。拴平家穷,弟兄多,又没有房,结婚娶老婆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拴平给他们全家挣了光。
  拴平真正的好日子是从1982年开始的。
  1981年队里分开单干,拴平再次抄起了老本行。不过这次不是给队里放,而是给自己放!
  拴平向亲戚朋友凑了1000元钱,一下买回30只羊。
  那时羊的毛重二角五分钱一斤,一头大羊也就40来元。拴平连大带小赶回30只羊。这是拴平的全部家当和希望啊,拴平像伺候自己的孩子一样伺候着这些羊。哪里的草多,哪里的草肥,拴平心里都有数。早上赶出羊,一直到太阳落山才回来。饿了吃口干粮,渴了喝口河水。羊门吃得滚瓜溜圆,大羊下小羊,到年底的时候,30只羊变成了50只,第二年成了80只,几年以后已是400多只羊的养羊大户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