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经济伦理研究必须坚持马克思的批判的资本论方向


□ 陈学明

  关键词:经济伦理;资本批判理论;伦理约束;生产方式
  中图分类号:B82-05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5833(2008)03-0061-02
  
  讲一个问题,就是面对资本逻辑、面对市场经济,经济伦理学能够做些什么?我觉得马克思的资本理论,严格说应该是马克思的资本批判理论,它的思想是很清楚的,马克思在高度肯定资本增加社会财富、发展生产力的前提下,揭露了资本跟人性的对立,指出了资本的展开构成就是人性受压抑的过程。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怎么评价马克思的这一个思想。我认为不要再在事实判断上做文章,应该作价值判断。马克思到底对资本有没有批判,怎么看资本,这是很清楚的,我们不要自欺欺人,马克思就是个资本的批判者,包括批判资本的反道德,这个还用怀疑吗?关键是对马克思当年的资本批判理论在今天如何加以评价。也就是说,马克思对资本的批判,还是不是适用于现在社会,是不是已经过时了,这是要害问题,我们用不着为了赞美资本而“制造”出一个“肯定资本的马克思”来,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如果马克思当年批评资本的理论不适合于今天,我们要有勇气承认马克思错了。
  现在实际上有不少人都在否定马克思当年的资本批判理论,我认为主要有三种不同的否定角度:第一种,分开强调资本的本性是倾向于讲道德的,这个道德是讲和谐的,是与人性相一致的,中国资本的展开过程是中国和谐社会的建立过程,理想的人际关系要靠资本展开来实现。前不久上海的一份报纸发表了一篇文章就是这样讲的,作者是上海财经大学的一位教授。第二种观点就是以鲁品越老师为代表的,强调资本本性是中性的,资本是无道德的,资本无所谓善和恶,它既不追求做善事也不追求做坏事,它追求价值增值本身。第三种观点也是对马克思资本批判理论的否定,强调资本尽管在伦理道德上是恶的,但同时肯定那是推动历史发展的不可避免的恶,所以我们当今对资本的即使是不道德的经济行为也只能够是姑息容忍。
  我认为马克思的资本批判理论没有过时,还是正确的。问题在于,现在我们需要对资本的恶,对资本运行的负面效应,进行伦理上的约束。我认为现在提出对资本运行的负面效应进行约束既有可能性也有必要性。面对资本的负面效应,我们人类往往用这样两个手段加以对付:一个是道德;一个是法律。所以,陆晓禾教授等人所做的工作的意义就在这里,经济伦理学存在的必要性也就在这里。经济伦理学主要研究的问题就是如何对资本运行进行伦理上的约束。
  但我们这样做的时候,即对资本运行的负面影响进行伦理约束时千万不要忘记:第一,我们只是对资本的负面效应进行伦理约束,并没有改变资本的本性。因此,不是通过我们这样的约束以后,资本本性改变了,我们只是限制资本的负面效应。第二,我们所起的作用是十分有限的,道德也好,法律也好,对资本负面效应的约束是有限的,最终还得靠改变以资本为中心的经济经营方式或生产方式。所以我坚信,超越资本不但是必要的而且是可能的。最终人类的希望不是让资本万岁,而是要消灭资本。尽管我们现在不能消灭,今后人类必然要消灭它。
  我认为马克思的这个基本观点没有过时,一切伦理道德精神现象都根源于经济关系或生产方式当中。我们现在必须防止的是,我们不能因为现行的市场经济,现行的资本逻辑在当前中国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就因此而美化资本,因此重新确定资本的伦理意义,甚至把马克思也制造成一个资本或市场经济的捍卫者,我们不能够走这条道路,我们现在能够做的是,在承认现有市场经济和资本逻辑在当前中国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的同时,要承认资本的反人性的恶,一方面用经济伦理来约束这种恶,另外一方面,创造条件,用另一种生产方式逐步替代资本存在方式,这是我们根本上应该做的事情。陆晓禾教授做的事情是很重要的,但面对资本逻辑仅仅做这件事还是不够的。还要想方设法改变生产方式,改变资本逻辑。尽管必须逐步地进行,但这个路总要走的。现在尽管是资本逻辑、市场经济占统治地位,而且具有不可避免性,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不去设想超越资本。如果说一个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连人类最终必须超越资本这点都不承认,我建议就不要自称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家。
  我觉得仅仅是从伦理上来限制资本的负面效应,不仅我们学者愿意做,资本家也愿意做。但是从根本上改变以资本为中心的经济经营方式,那么资本家就不接受了。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的一些大企业家聚集在一起,每人每年出100万来成立一个基金会,就是防止沙漠向北京扩散。他们在上海浦东召开会议,会议的主题是企业家如何履行社会责任。他们似乎认为拿出了这么多的钱,社会责任就尽到了。我上去发了言。我说,我们感谢你们,从你们赚取的剩余价值里面拿出一部分来为中国的环境保护做贡献;但你们有没有想过,中国环境的恶化,生态危机是如何造成的,你们能不能在源头上想些问题,做些事情呢?什么源头呢?就是当前中国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有没有想过从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的改变上,你们能不能做些什么呢?我这样问了问题后,有一个企业家跟着我说,你这个问题太厉害了,我说,这个问题就是根本问题。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