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地英雄》的形象感


□ 徐皓峰


何平在几个月前公开否认他的成名作——《双旗镇的刀客》是一部武打片,坚持说这只是一部儿童片,方方面面都符合儿童电影制片厂的标准。
这个天翻地覆的说法,令何平的冷峻形象有了几分幽默色彩。中国的商业片二十年来生吞活剥西方港台模式,然而市场一直不能完善建立,影片质量也总有东施效颦的尴尬。笔者一直希望何平新片《天地英雄》能天高地厚,让我们的商业片转一转运。

公路片与唐版图

片名既然在“英雄”二字前加上了“天地”二字,应该在地理上多作了文章。《天地英雄》基本为西部公路片模式,如美国经典《关山飞渡》。当然,何平可能否认,说他拍的是一部科幻片。
公路片就是拍人际关系。公路有起点和终点,毕竟仍是个封闭的空间,在种种奇遇和意外中,一定要有一对对峙的男人。此片中校尉李和日本遣唐使,两者一开始就有了要在长安城墙上比武的约定,这是影片最大的悬念。
将时代定为唐,又是从西到东,仅出于历史原因,《天地英雄》的这条路就应该比《关山飞渡》的那条路拍得更为高级。《关山飞渡》不过是从一个小镇到一个兵营,干扰力量不过是印第安人的一群乌合之众,而且印第安人中没有具体个性化的人物,一堆马叫嚣着就冲了出来,美国骑兵的号角声一响,立刻逃得无影无踪。
而何平的这条路则贯通了唐朝的东西两部,干扰力量是个性化的响马贼和突厥军,又有具体人物。如此格局一摆,在剧作设置上就该强于《关山飞渡》。
何平的公路利用了唐朝版图。唐朝版图是个哑铃,东部一大块,基本上是三国魏蜀吴的形状,西部的一大块,便是西域。突厥、土蕃等异族势力,将唐朝中部挤压得只剩下一小条领土——河西走廊,由于在地图上看起来十分狭细,竟被称为“孔”道!
好比两片大湖由一个针孔来贯穿,形成了唐特殊的政治风俗格局。而且唐朝的西部是时获时失的,西部时而处于失控状态。 《天地英雄》走的便是这一孔道。
过了这一孔道,便是一个新天地,可惜《天地英雄》片废掉了东部,将故事止于孔道,只有西部没有东部,孔道也就强调不出来了。
如果是公路片,重点就是人际关系,沿途的奇闻轶事只是点缀,这是公路片的主次。影片的基本悬念,是校尉李和遣唐使约定要到东部的长安城下决斗,东部本该自然出现。然而何平让遣唐使在中途死掉,没了决斗,颇令观众失望,也损失了长安形象出现的最佳契机。
影片的最后镜头倒也出现了东部,但只是一座大殿和电脑作的城市景观,也颇为壮观,但没有世俗场景,东部还是空泛。
缺欠了东部形象,反而令西部、孔道形象打了折扣,形象问有对比,方能相映生辉。长安的世俗景观对于此片的意涵,比用电脑作出的“佛光普照”要重要得多,钱应该花在这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