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散文世界游弋五十年的丁继松


□ 王观泉

  记得一首老旧儿歌,门铃叮叮大门开,绿衣天使送信来……,这会儿来的不是信,是一本书,丁继松写的——-《能不忆江南》,书名甘甜,洁白素雅的封面上,镶了一幅柳枝垂于水面的小小一画,不期然地使我想起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从形式到内容在显示是一部江南的散文,写的却不止于江南。

  丁继松和我都是1958年的转业军官,后来都在北大荒文艺圈里。我是只在那儿生活了五年的匆匆过客,丁继松直到现在仍是北大荒人,只是随着司令机关迁移而住到佳木斯,忽忽五十余年。

  1962年,丁继松出版了第一本散文集《漫游乌苏里江》,今年-2012年,出版的《能不忆江南》是他的第十五本散文集。1962-2012,足足五十年,是个值得纪念的典庆大年。

  天下不缺写散文的人,创作散文的作家也不在少数,然则,持续五十年不变,出版十五册散文集,我不敢言大,在黑龙江省我找不到第二个;更难能可贵的是,生于中国古典文化荟萃之地皖南的丁继松,尽管忆江南,还因为写江南而获得国家专设的散文奖,这是重要的,却不是主要的。

  丁继松执着于散文,把全部心血交给了北大荒,诚如他在《能不忆江南·序》(以下称“序”)中言:“北大荒是个美妙的世界,是充满纯净理想的一方圣土,我的许多散文元素都是在这里孕育形成的。”当年转业官兵豪气放言:“密(山)虎(林)宝(清)饶(河)千里沃野变良田,完达山下英雄建国立家园”的屯垦戍边,通过丁继松的十五册散文集,放射出非比寻常的历史大投影。在《序》中他还写道:“几十年来,我将青春、事业、人生最美好的岁月都奉献给了这片土地”。此话不虚,掷地有声,五十年了啊,第十五册的《能不忆江南》此是“对我散文创作的总结,但不是终结”。好一个“不是终结”!丁继松给了我们一个新的起点,第十六集,十七,十八……

  去年是鲁迅诞辰130年,今年是胡适逝世50周年,全国文化人都在回顾往昔,我也值此温故知新,就丁继松新一轮的创作伊始,追踪散文发展轨迹说些感言吧。

  中国的新的散文,得益于清末民初猛烈抨击文言文的白话文运动,成熟于五四新文化运动。从世界文苑谈散文的发展,非吾辈学力所及,但1921年是个可以关注的年份。这一年英国的一位女作家在伦敦发起“Pen”(在中国译为“笔会”)的组织,很快获得国际文坛的认可。“笔会”是“Pen”的意译,是由Poets(诗人)、Essayists(散文家)和Novelists(小说家)三个字的头一个字母所组成。而中国现代散文从五四运动兴起并形成,足可自立于世界文化之林。从总结中国新文化运动第一个十年(1917-1927)十卷本的巨著《中国新文学大系》中的两册《散文集》(第一集周作人编选并导读,第二集郁达夫编选并导读)中予以约略统计,鲁迅已经出版了回忆散文集《朝花夕拾》,周作人以《自己的园地》一书开始了他数十年不变的散文生涯。除此之外在大系两册散文集中,还有冰心的《寄小读者》,徐志摩的《我所知道的康桥》,丰子恺的《给我的孩子们》,朱自清的《背影》,许地山的《落花生》……这样的传世名作。但当年知识分子对文学的认知和规范多有争议,其中最大的争议在散文文体上。如周作人编的第一集中编入了历史学家顾颉刚长达十万字的《古史辨·自序》,更不必提把刘半农围绕文白之争与钱玄同做“双簧戏”引起轩然大波的《答王敬轩先生》也编入了,把社会纠结、突发性的问题调查,甚至政论也当是散文,以至形成了“大散文体”。现今,大概再也不至于把《古史辨·自序》这类历史学者看起来都费劲的专业的文章纳入散文即Essay了吧。1929年,中国加入笔会,足见从五四运动到笔会中国支部成立时,中国的现代散文已经形成文体。当然散文文体之争仍然存在。这里,我想举一个“近在身边”的散文轶事来看看中国新型散文体逐步形成的过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