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和弟弟捕盗记


□ 田耳(土家族)

  作者简介:田耳,土家族,1976年生,湖南凤凰县人。中国作协会员。迄今已在《人民文学》《收获》《民族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小说四十余篇,曾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等多种奖项。

  我家一直住在山上,好又不好,好的是住在山上,不好的是贼多。从小我听电视剧里的人喊山贼山贼,我的理解从不是“山上的贼”,而是“山上来贼”。贼不来,只有我们住在山上,清静,悠闲,看着山下的河,河对岸如林莽般的草窠窠。

  小时候山上狗多,几乎家家户户都养。周末或是假期,这山上最常见的情景,就是小孩一群狗一群,彼此追逐着。那时的狗都是本地狗,和小孩差不多大小,但小孩都不怕狗,甚至喜欢撞见狗交媾,一撞见了就追着打,看着公狗拖拽着母狗跑好长的路,才分开。家长们也鼓励小孩们坏了狗们的好事,大人们说,那是狗在耍流氓,见到就打!这样一来,既教训了狗,也教育了小孩,让我们早早地知道,做人要规矩,耍流氓免不了是要挨一顿痛打的。

  晚上,人睡了,狗无一例外被关在门外。月光下,它们成群结队地跑着,从这个山头串到那个山头,有时候被月光激发出了返祖现象,便抻长脖子发出有如狼嚎的声音。这声音让夜晚更显宁静。有狗守卫的夜晚,睡眠总是显得充足。晚上,狗不管跑出去多远,次日一早,主人_开堂门,狗必定已经回到自家屋子,蜷在堂门前睡着。

  我家也养狗,是条纯白色的本地母狗,看家护院不说,还会捕老鼠。它把—二楼的老鼠捕尽了,还不甘心,冲着阁楼狂吠。阁楼没有楼梯,父亲架着木梯把狗放到阁楼,它在其间左奔右突,搞出滚滚烟尘。过得两小时,父亲再爬到阁楼,那狗已经搞死一堆老鼠,甩起尾巴邀功。它只喜欢玩老鼠,一只只玩死,但不吃。也许在它看来,捕鼠是一种乐此不疲的游戏,像人打麻将或是钓鱼,虽然一再重复,但每一次高潮都是崭新的。

  后来有一年政府忽然花大力气宣传狂犬病的危害,电视里播,居委会院外贴着宣传招贴,还用车载着大喇叭走街串巷地广播。我对这个不感兴趣,因为我对狗充满了感情。但是那些声音千丝万缕地钻进耳里,狂犬病的危害,多少知道了一点。其中一大危害,就是潜伏期特别长,甚至可长达四五十年。当时我对狂犬病的理解是:一个六十岁的老头被狗咬了,依他的体质活到八十就得挂,但他碰到了潜伏期最长的那种狂犬病,于是,只好硬起头皮熬到百多岁,再去死……

  总的来说,政府的宣传是起作用的,即使作用不那么明显,随之而来的打狗运动却是毫不含糊的。政府组织了打狗队,开进佴城的角角落落,也开进我们西山,见了狗就打。当时我们西山上的房子都没有围院墙,狗养在屋子外,所以打狗运动很见成效。第一个回合,我家的狗幸而没死,就赶紧吆进屋里,关着门养。只要狗不出门,打狗队的就无可奈何。他们如果要破门而入,父亲就信誓旦旦地说,我也会把他们当狗打!打狗队和狗主人发生了争执,甚至引发了激烈的冲突。我家坎下面蔡家的狗本来已经关在屋里头,有一次老蔡出门,一打开房门,那狗憋不住蹿了出去。老蔡正要吆狗回来,打狗队的就一拥而上了,仿佛是打了一场伏击战。老蔡冲他们说,这是我家的狗!但那些人根本不理会,仍然将狗打死。这惹恼了老蔡的二儿子,蔡老二舞着闩门棍子冲向打狗队,以一敌四,毫不畏惧。老蔡大声吆喝,周围的住户纷纷拢过来挽起袖口要帮忙。打狗队几个人见势不妙慌忙逃窜,老蔡赶紧看看蔡老二身上受伤了没有。蔡老二挨了几棒,胳膊上几处淤青,但摇摇头说没事。蔡老二只大我两岁,那年十四,但已经长得武高武大。他读小学时就喜欢欺负初中生,当时读初二,可以拿高中生打着玩。后面没有混上高中,去读了技校,十六七岁的时候,蔡老二在佴城挑谁打架都不晓得眨眼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Tags:弟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