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北有人(组诗)


□ 泾 河(回族)

  一个人一片荒原
  
  高高山塬,我的手指只能向你指出
  太阳之下,此条水沟以北,那群山羊以南的地界
  在这静得让石头不敢出气的西北内腹
  八百里的土地归你——
  没有人突然转过身来
  
  八百里的西北,没有名字——
  它只是西北小县版图上指甲盖大的一片荒原
  没有人去留意这不长庄稼的黄土峁梁
  
  一个矜持的小说家——没有人与你争执——
  像陈旧的日子——它在沉默的时间里老迈,老迈
  只是别人口头上称颂的——一片故乡,却永
  远被流放
  
  不走驭水的青驴,不行出嫁的村姑
  风远远地瞅着它——这片土地清苦
  当它今天突然挂上你虚荣的名字
  像一片春天的叶子,捂在了它的伤口——
  我只是想说——什么也别说了——
  在你的梦里,三千年的月光已经开始融化成河
  笔走山河,三界沉默
  
  梨花不开杏花开
  
  梨花捎来话说实在走不动了
  这么宽泛的西北,走肿了梨花
  这么宽泛的西北,哪能让梨花走着来呢
  
  树都张着岔开的五指,等着
  梨花不来了。这么宽泛的西北
  没有坐轿的梨花怎能行呢
  
  树都急疯了。急疯的树使劲骂风
  这天夜里一片杏花说,让我开吧
  一群杏花跟着说让我开吧让我开吧
  
  杏花们就偷偷开了
  一个西北就一夜开白了
  三千木轿呼啦啦一动,那个芬芳,啧啧
  死去的火焰
  
  黄河以西,一片水草丰盛的草场上
  一匹红鬃马不吃也不喝。静静伫立如死去的火焰
  在不远的一棵枯树上挂着它生锈的青铜鞍
  
  那么
  
  那么,是么三十二颗星辰之后的辉煌
  还是那片永不褪色的苜蓿,给我以不倒的意志
  还是一丝一缕的念想。还是一双手张开的十指光芒
  还是一根火棍映出你红色微笑
  那么,是墙上的糖纸的那丝甘甜
  还是月亮背后的那池清凉
  一树的杏黄得像马,飞腾和咆哮
  给我泛着蔚蓝的目光掠上一丝绝望
  那么,秋后是一个母亲,还是一个失忆的荡妇
  萧瑟的黄风一头割过田垄
  你打开的微笑,像青苹果
  酸但湿润并果肉丰满。不像欺骗
  只见那垄田地的一头,一位妇人在喊
  ­——快种快种,寒露寒露,快种快种
  
  不是狗,是梨
  
  千朵梨花散开,一朵梨花从众梨花中走出
  在众目睽睽之下哭诉
  ——我再也不当梨花了
  
  一朵雪记着它的话。我从老家的梨树走过
  夜深了,树上还亮着——
  这个会开得真长
  
  梨花就突然落在了那条年迈的老狗脸上
  狗面梨花。狗以为自己得喜了
  
  快四月了。一树的梨花就那么开着不去结梨
  白灿灿的吓人
  
  狗也不停地朝树的方向叫着
  
  所指
  
  我只对那贺兰山阙背后的村落致以深情
  我只对那对老夫妇
  和他们炕边喂养的黑头绵羊
  我只对羊的那双眼睛
  我只对左边那颗瞳仁里
  千金难买的诚意
  
  以笔为马
  
  七百年前驭我以神游
  七百年滋养我的骨血
  七百年后传我以美名
  
  五寸时间,万丈光阴
  它以站立直指时光女神眉梢
  清水潜藏体内。明月灯盏下
  绿了红花
  
  明月灯盏下,它美目扬起波澜
  有闪电与雷鸣。有秋风与细雨
  有砍砍伐檀
  
  就让那绝世的美妙时刻抵达心灵
  笔锋凛冽似燃烧的马鬃
  七颗北斗缀成它壮美的——
  后世
  
  诗歌责任编辑 哈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西北有人(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