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剑桥先生的画室


□ 刘元举

我称王剑桥为先生,是因为我感觉他像先生。在这座莞邑之地,真正属于这种先生类型的人,并不多见。
其实,我称他先生,还是从我走进他的画室那一刻开始的。

在东莞这个改革开放的城市,最先令人振奋的是那些具备现代化风格与品质的建筑物。
然而,我在一处城市边缘的极普通的住宅小区,或许是那种被弃置的小区吧,居然发现了这样一个地方。
当时,我踏着一个简陋的没有任何装饰的楼梯,拾阶而上。我那天是跟着剑桥先生顶着蒙蒙细雨,在这样简陋的地方左旋右转,曲径徘徊,而最终进入一个空间的。
完全可以用别有洞天一词来形容。地面瓷砖干净得纤尘不染,多色彩的现代沙发与古朴典雅的传统茶具在开阔的客厅中,各占一半。从中不难看出主人的风格:一半现代,一半古典;一半入世,一半出世;一半东方,一半西方……
品着主人热情的沏茶,环顾四周墙壁,满目皆为画作。彩墨人物,姿态色彩,各得其所。显赫位置处挂有一幅《风尘三侠图》。画面两男一女,风尘仆仆,还有一匹烈马。女子清丽而秀美。背景是荒芜的高原,胡天胡地。在这幅画的上方,挂着“画家王剑桥艺术创作室”这样一块牌子,铜质地,刻有黑色字迹。
室内有几处射灯看似不经意弥散光环,实则颇具匠心。因为这种点式光晕让房间与画作同时融入温馨。
“在我所知晓的当代画家中,剑桥君是最独特的一个人——他面部轮廓清朗,远不是终生为生计奔波的潦倒之貌,他的微笑有一种可以抵达人心的明亮元素。”这是在他的一本画册后记中,有一位叫陈力的人发出的感叹。我想,这位陈力的印象多半也是坐在他的画室里,品茗而感发的吧。
剑桥先生湖北人氏,到东莞已然十载。他安静着,独处着,悠然而超然地陶醉在自我的绘画世界,作为一个画家,居住在闹市,却不为闹市所困,正是“大隐隐于市”呀!
画如其人还莫如说画室如其人。在这间简陋的画室中,他在进行了简洁而精心的装饰后,便寄托了他太多的心性与情愫,还有他面对这个世界在静默之中,率性表述的宣言式的人生状态。那是丰富的色彩语汇,也是他在人生境界艰辛攀升中的自我勉励。你看,那自撰的两幅书法,不同字体,不同寓意,却都是他生命哲学的张扬:“闲散算得富贵,快乐便是神仙”,还有一幅是四个字的,更为拙气:“大智若愚”。

一个有志之士能够离家远足,这在某种意义上说,便是一种带有悲壮意味的漂泊。1991年的秋天,王剑桥从北京辞去铁饭碗,毅然踏上了南下的艺术漂泊之旅。艺术漂泊与生活漂泊是完全不同的定义。
第一站他来到了深圳。人生地不熟,本来是奔一个朋友而来,要筹办个人画展的。但出师不利,画展并没有搞起来,于是,他将带来的几十幅画委托给一位香港老板,希望他带到香港那边,帮着找一找市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