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活着不易平安更难


□ 郑颐

  “就生物界来说,生存是个几率,每分钟都可能出现意外。挫折应该是常态,顺利才是例外。”从终极意义论,面对强大的自然宇宙,人类的生命之轻何尝不是如此?想心满意足地活着不易,欲体面平安地过日子更难。因为天有不测风云:地藏强震祸害;人为自己制造了不少精神枷锁:更惧人性中的魔鬼相残!迟子建发于2010年第6期《北京文学》的中篇小说《泥霞池》似是对此题旨作出了深刻形象的诠释。

  19岁的小伙子陈东和中年妇女小暖是小说刻画承栽主题的火车头人物。

  陈东是独生子。爸是农行信贷员,妈是企业记账员,家庭不错。但他从小不爱读书,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父母欲让其复读他不肯,叫去学计算机往后开网吧也不中意。自己决定跟着宋师傅去离家约300公里的寒市打工。陈东带着爱说爱笑爱吹口哨的愉快别爸去妈离乡背井闯天下住进了寒市的泥霞池。这就是天意吧,按多数“小皇帝”长大后,啃老,可以游手好闲,陈东才不。他住的泥霞池是一老妇沈香琴开的澡池兼旅馆。这泥霞池睡通板铺,住宿费10元一晚上。尽管条件差,几是贫民窟,但由于费用低,更诱人的是可为客人免费洗衣服,所以就成了底层人汇聚的地方:有做小生意的,有农忙回家农闲住这打短工的,有行骗的,有上彷告状的……陈东和他的宋师傅等一帮人算是泥霞池的长住客。自然这里就是清一色打单的“牛郎”们的居所。老板娘抓住这特点暗做起皮肉生意来。一日日的劳碌奔波陈东受得住,打工时受雇主的白眼遭别人的鄙视陈东无所谓,但他经不起皮肉生意的挑逗。自一天听窗:床吱嘎吱嘎地响,粗声的喘息,叫床的呻吟……弄得陈东急火攻心,热血燃烧,至此一颗邪恶的种子播进年轻的心中。种子发芽,邪恶拔节:他对泥霞池的洗衣妇小暖下手,不但没达到目的,反而被甩在树下,泼了一身的脏水;欲望难抑,他回到老家,向自己的恋人进攻,结果不但点儿腥没沾到.反而被羞辱了一顿,且失去恋人;终于在一个雷电交加的时候,陈东于一施工楼上,对一女工施暴,泄欲刚开始,被抓了个正着,获刑六年。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是天之脏地之脏人性之脏渗和结出的恶果。好个泥霞池!

  小暖是一个悲剧色彩更浓的人物。无论以容貌心地能力小暖算得上一匹上等马;老板沈香琴的儿子大勇相比之下就是下等马了。但小暖是农村姑娘.大勇是城市人,且有博物馆保卫的工作,上等马心甘情愿地与下等马相配,还认为捡了大便利;小暖洗衣的半裸照被丈夫发现后,大勇醋劲十足杀死了摄影师从而获死刑。小暖不但失去了丈夫而且祓婆婆沈香琴戴上“丧门星”的帽子,于是婆婆来了个大棒(丧门星)加胡萝卜(给千二八百“奖”)任意宰割小暖,迫其做皮肉生意在泥霞池内接客:公安的、工商的,水电的,煤炭老板……这些人的到来都给婆婆带去可观的利益。小暖用失去人格、尊严、体面的代价变成婆婆的摇钱树,这比吃不饱穿不暖可悲多少?为了让儿子读好书,小暖算当牛做马了,然而儿子不领情,连喊一声妈正眼看一下都不肯:还有这些泥霞池跟她一样命苦的人不但不同情反而当笑料以取乐,可悲可悲也。为了减轻这生命之重,小暖只有猛喝白酒来麻醉自己,只有以猛砸东西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愤不平,泥霞池是悲剧舞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Tags:平安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