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风


□ 邓宏顺

  1

  一天的重活儿让三喜累散了骨头,就先睡了一觉。醒来见女人还眼睁睁地坐那儿看电视,就迷迷糊糊地}兑,睡吧!女人说,电视里正谈城市房价飞涨的事呢,看看。三喜说,看个卵!烦人!睡!三喜翻过身又睡。

  女人还是坐那儿看。等到女人钻进被窝时,睡足了的三喜就来了欲望,但刚搂紧女人,女人推开他说,好像有人在叫你呢!三喜把耳朵竖直了一听,是四狗的破嗓子从木窗格里一串一串地钻进来。三喜没答应,但不得不起来。

  四狗家里出事了。

  四狗连夜从县城里回来,走近家门口就嗅到南瓜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他伸长鼻子横扫房子周围,各种不同气味像一股股烟丝袅腾上来,飘浮上来,往他的鼻孔里钻进去,一直钻进胸腔里,然后,被他像分拣一片片不同颜色的纸张那样分拣出来:这是他堂客的气味,这是他家狗的气味,这是他家鸡的气味,这是他家猫的气味……四狗的嗅觉钻过门缝,进入房里,南瓜的气味快要盖住房里所有的气味。那么,南瓜在他房里!房里睡着他的女人啊!他推了推房门,门闩着。四狗的心一下子像掉在地上的皮球,胡乱地蹦跳了一阵,但马上就平静了下来。这门闩难不倒四狗,他非常清楚怎么打开门闩会没有一点响声。四狗像一只蝙蝠,又长又尖的爪子在屋壁上勾紧,身子就贴紧了门板,一只手从窗子里伸进去,往左拐,就摸到了系着废电线的门闩。他把门闩轻轻拉开,门闩就吊在那根废电线上晃荡。叶子门失去门闩,往里弹了一下,于是,屋里有了急骤的响动,四狗推开门,一个黑影从屋里迎面冲出来,力量大得让他难以阻挡。四狗大叫一声:南瓜你跑不了啦!

  四狗原说去县城里是要住一夜的,没想到他当夜又回了。南瓜听四狗叫了他名字,不得不顿了一下脚,就被四狗扯住了裤头。照说,南瓜该被四狗打一顿,但事情相反,南瓜反倒把四狗推倒在屋门口的鱼塘里呛了好几口尿泥水,还摔伤了一只脚。四狗见南瓜逃了,就拼命地叫三喜。

  四狗没有喊应三喜,从尿泥塘里爬起来就先打自己的堂客。堂客是个哑巴,知道自己错了,不还手,除了哭,就是咿咿呀呀地不知诉说些什么苦楚。

  村里男人虽各有小名,但都姓陈,都有辈分,南瓜平时叫四狗的堂客为哑巴婶子。村里至今未出过侄儿婶子偷情这种乱伦事,野男人打家男人,村里更是没有过。这太不合情理,但事情竟就这么来了。四狗实在是吃不消,他原本也是一身力气的壮汉,前几年到外面打工,不知工厂里的什么毒物悄悄钻进他体内,他总是不停地咳,一身肌肉和力气都变成痰水被自己一口一口地吐掉,现在只剩下一把没有散架的骨头和缠包着骨头的筋和皮,还有他那越来越灵敏的嗅觉。但他个性依旧,很要强,干什么事不胜不放手。想想自己没有娶到个健全女人,娶了个哑巴还遭人这样欺负,就拖刀四处追南瓜,边追边骂:狗日的南瓜!我要把你卵儿割下来喂狗!

  晴天夜里,仰看天空,非常地幽深,月下的屋弄里被四狗搅得到处都是人影踩着狗影,狗影踩着人影,人在那里调解矛盾,狗就在那些矛盾里凑热闹,不停地在人胯裆下转悠。村里人打过了多少比方劝四狗,都不能把四狗的怒气平息下来。四狗说,一定要三喜来评个理。

  三喜从那些人影狗影里踩过来,摸了摸不长胡子的下巴,娃娃脸上的眼角皱了几下,听完四狗的叙述,像哭像笑地说,四狗啊,要不是你在外面打工染了这么一身病,你恐怕也不会娶个哑巴;要不是现在的年轻女人都剩在城里,让南瓜娶不到女人这么挨“鸡”饿,南瓜恐怕也不会和你哑巴老婆有今夜这事!你说是不是?人啊,人啊,想事情不能离开现实环境!三喜想尽快平息四狗和南瓜的矛盾,就跟四狗许愿说,四狗,这事儿就到此为止,以后呢,有赚钱的好事我给你做,不给南瓜做!四狗虽还在嚷骂着强调自己再没有力气也还有一个灵验的鼻子可以把任何事情都嗅出来,但手里的刀已经咣当一声掉在地上。如果能吃睡在自己家里,在家门口赚钱,那真是太好不过的事情。三喜的话像一张网把他罩住了,他虽还挣扎,但就像挣不出那张网,情绪慢慢稳定下来。全村人,能让四狗佩服的就只有三喜,不仅因为三喜是村长,更因为这么多年来,三喜都是聪明能干又讲情义的好兄弟。他让儿子读完大学,又在城里弄到了工作,现在又说是要花几十万元给儿子在城里买房,同村其他人想都不敢想。三喜不偷不抢,不到外面去打工,还不问人家借账,他弄进来的钱都是人家愿意给他的。所以,现在南瓜和哑巴女人的事,也就只有三喜这样说话才算让四狗平静下来。当然,三喜知道,这种平静是暂时的,四狗会怀恨在心。

  忙完春耕的日子,三喜从村口的小石桥上走出来。在泥田里扯了很多天,人是瘦了一圈,脸上手上也都像涂了一层刮不掉的黑漆,但看见四狗坐在村口桥头的老枫树根上,他还是在圆圆的脸上做出些灿烂的笑容朝他点点头。四狗从后面一把将三喜抱住,在他衣袋里掏烟抽。三喜其实不大抽烟,但只要到县里去,就总要在身上背一包高档烟。他曾在县城里读高中,同班同学现在有的当局长、有的当县长,他每回进城就要到他们那里去转一转,当官的同学问他乡下有没有什么矿产,他就向当官的同学打探农民搞什么事情政府有补贴,只要能挨上边的,他都会扯住不放。从县城里回来,没有散完的烟就背在身上。三喜昨天到过县城,身上可能还藏着好烟。四狗果然就在三喜身上掏出半包好烟来。三喜本不让四狗拿走,说是下次进县城还要哄人,但一看南瓜站在身边,就怕四狗丢面子,于是,放了四狗一马,让他把烟拿走。四狗把烟分给了聚在村口的人,但不给南瓜分。南瓜就低着头蹲到远处去轻轻地骂些什么话,嘴皮像风吹麻叶翻动着,但什么声音也听不见。三喜又怕南瓜丢了面子,只好把自己的那一支丢给南瓜。于是,有人一边抽烟就一边问三喜,今年种什么东西最赚钱。三喜说,如今啊,吃的穿的都赚不了大钱,好像老铜菩萨、老瓷罐罐最值钱,一个几十万、几百万、上千万,但你种得出来吗?种不出来!你敲个瓷片种在地里,它不给你发芽!说得人人都哈哈大笑。他的意思也就是要给南瓜和四狗带来点和谐,给大家带来点快乐。三喜话锋一转说,当然也还有别的赚大钱的路子,我就不好跟你们明说了,泄露了天机,我三喜就给儿子买不成房了。有人见他屁股上背着弯弯刀,肩上扛了把老锄头,脸上好像充满了希望,就说,三喜啊,是去哪儿挖金狗银猫吧?三喜只笑笑,没说话就走了。人们在他身后感叹:这年月,谁都享福了,只有你两口子这么像牛像马地做事!……三喜回过头说,乡里没有女人啊!儿子要在城里买房结婚安家,有什么办法呢!三喜一边说一边就出村口过小溪,沿着大堤朝远处的山里走。

分享:
 
摘自:当代 2011年第04期  
更多关于“乡风”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