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罂粟之家》


□ 陈晓明

  说苏童是一个天生的小说家,在20年前肯定会得到大多数人的赞同。今天再说这样的话,可能就像在诉说一个古旧的童话。不过,中国人总是喜新厌旧,顽强的健忘症也容易使人们对曾经有过的经验变得淡漠。今天,苏童似乎稍逊风骚,那是与他自己相比。文坛正是有一批一批人前赴后继,与其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不如说风水轮流转。中国当代文学正是以这种简单古老的形式来结构它的历史。2006年,苏童出版了《碧奴》,虽然不是什么力作,苏童还是以它独特的语言方式在展开一种叙述,但人们的反应则显得勉强而有限,这也说明风水无情。
  80年代后期,苏童写下《1934年的逃亡》、《飞越我的枫杨树故乡》、《罂粟之家》,无疑是当代小说中最精彩的篇章。尤其是《罂粟之家》,可以推为百年来中国中篇小说首屈一指的作品之一。这篇小说把关于家乡的记忆写得如此凄楚,它真切地抓住了中国历史中的重要环节——土地革命,写出中国的地主与农民之间复杂的阶级关系,中国现代史的残酷转型获得了如此鲜明而又神秘的解释,历史的必然性与宿命、历史的颓败感与革命的前进性交织在一起,让人难以分辨而又有所领悟。那种暴力、欲望、穿行过艳丽的自然奇观,反倒散发出一种华糜的气息,那种清峻舒畅的叙述,引领着故事走向凄绝的终局……毫无疑问,这篇小说包含了异常丰富的小说元素,思想与情感、语言与叙述结合得如此恰当自然,一篇小说能给予这么多的东西而又始终保持纯净的面目,这样的手笔就非同一般了,这就是天成之作了。在这个意义上,苏童实在称得上是天生的小说家。
  要解析这篇小说当然有很多角度和方法,在这里,我以为把“欲望”植入历史,并且用“欲望”的末世学去颠覆历史的辩证法是这篇小说最为独特之处,也正是因为对欲望与历史关系所作的如此大胆的揭示,《罂粟之家》给出了它对历史与文学的最有力的表达。
  这样的欲望是末世颓废的欲望,它不再只是单纯的身体性欲的满足,它是在历史中的纵欲,在历史中的性乱,它是历史的颓败。
  
  一、 乡土中国的最后书写:生殖与历史颓败
  
  “欲望”这个词并没有特定的贬义或褒义的定义。在汉语中,欲的原初意义不过是“想要”的意思。《商君书·更法》:“今吾欲变法以治。”另一意义是指愿望:《孙子兵法·谋攻》篇中有“上下同欲者胜。”在汉以后魏晋就有“情欲”和“贪欲”的意思。刘伶《酒德颂》:“不觉寒暑之切肌,利欲之感情。”在古汉语中这个意义又写作“”。但在现代汉语中,“欲望”这一词具有了比较明显的贬义,它主要用于指称人们超出规则界线的不正当的过分的愿望,那就是要获取过度利益的“占有欲”,也就是“野心”了。但欲望在现代汉语中更经常的是指人的身体欲望,也就是情欲或性欲。
  本文所说的“欲望”主要是两点,亦即“占有欲”和“情欲”,特别是后者。欲望的根本在于情欲,占有欲最突出体现在情欲上,也因为情欲不能满足或者满足(而永不厌足)转而占有其他的物质和利益。归根结蒂都与情欲有关。情欲是如此深地植根于人的精神和心理中,以至于它总是与人的理性进行博弈,它决定了人和人类到底是由什么驱动其行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争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争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