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匈牙利舞曲


□ 余泽民


余泽民:男,翻译家,现居布达佩斯。


韩钧躺在床上本来就没有睡实,楼下车库自动门“嘎啦嘎啦”的响动,很容易地把他吵醒了。男人用力伸了个懒腰,身子随后像一根突然绷断的弹簧骤然猛缩,蜷成一团……他又闭着眼迷糊了几秒,然后半撑起上身,扬起脸,借着从窗帘缝隙透进的光亮望了一眼床头的闹表:已经是清晨五点一刻了。
“说是去倒库,傻瓜才会信她!”男人心中暗想:“不用问,肯定又是佐尔坦憋不住了……”也不知为什么,每当遇到这种让男人蒙羞的时候,他心里首先忌怨的并不是妻子,而是那个他也挑不出什么毛病的棕发男人。
其实,就在一个月前妻子跟他正式“商量”离婚之前,韩钧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韩钧是个明白人,像香冰这样能在生意场上叱咤风云的女老板,离开自己这样一个不知道挣钱的“窝囊男人”是早晚的事,既然早晚都要面对这个事实,还不如就让它现在发生。他还安慰自己说:每个人的心性不同,与其这样疲惫不堪地拖下去,还不如早一点了断,这种事没有谁对谁错……但是,现在两个人真说要离了,他又觉得心中恐慌。不过,韩钧是个通情达理的男人,虽然认真,但并不钻牛角尖;尽管这段时间他觉得心情抑郁,甚至有些自卑,但是他仍旧没有嫉恨过妻子。他觉得自己很理解她,觉得自己根本没有道理恨她……如果说要恨要怪,他只能恨自己无能,只能怪自己窝囊。
韩钧跟着妻子出国闯荡已经六年了,他们先去了俄罗斯,然后是罗马尼亚,最后落脚到匈牙利。刚出国的时候,他俩只扛了两包货,口袋里只揣了两千五百美金,几年后,他们不但拥有了一个规模不小的私人贸易公司,还有了三家自己的商店和两部私人轿车。两年前,他们在离布达佩斯不到二十公里的一个小镇上买了套带花园的双层别墅,在匈牙利的三万中国人里,他们属于最成功的那类……这些年,他们眼看着不少家兄弟公司大起大落,一夜倒闭,而他俩的生意不但始终做得平稳,而且越来越有出路。
不过,要让男人平心而论:他们两口子在匈牙利拥有的这片“天下”,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妻子一个人拳打脚踢打出来的,他韩钧并没有帮上多少手。
刚开始的时候,韩钧还在公司里帮着管管仓库,看看商店,收收“流水”,由香冰负责组货、进货、谈判、推销以及和海关、税务局打交道等关键环节。但是,自从韩钧接连出了几次差错,造成了四百多万福林的亏损之后,女人就逐渐把丈夫从生意堆里撤了出来。女人很知道丈夫的长处和短处,让韩钧像计算机似的在公司里坐班,确实也难为了他。
现在,男人虽然名义上还是“均香公司”的“副总裁”,但是他已不再过问业务,也不用为亏盈操心,只能留在家里读书做饭,裁纸画画……对了,还有一点忘了交代,韩钧出国之前,就已经是家乡颇有名望的青年书画家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