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有一个熟人


□ 杨少衡

数年前,某个深夜,一位熟人给我打电话,称有事,要立刻登门。当时我还在故乡生活,从事的工作比较特别,找的人不少,但是深夜访客也不是太多。这位不速之客时为一方主官,县长,我们不算深交,认识也有十余年了。
当晚其实没大事,读熟人从任职地回家居地,顺道一访。他跟我谈县里的事情,表情很凝重。他说有人在搞他,到处给他发帖,就是发匿名单报信,问我是否看到?我告诉他没有,因为以当时的情况,我不好多说。
这像是我跟他的最后一次见面。没多久该熟人消失了,俗称“进去”。后来他因受贿罪给判了刑,有十余年之多,案情曾沸沸扬扬。有人告诉我一个细节,说贿者给他送钱,用一个公文包装二十万,到宿舍拜访,随手放在茶几边,告辞时没拿走,一声不吭,如此完成交接。后来报章报道其案时比较简略,未涉及细节,因此不辨所传之准确程度。这位熟人的案子开庭时,其律师为家人重金从京城请来,能言善辩,其亲友曾吵闹公堂,当庭不服。事后人们告诉我一些细节,因所涉熟人,印象特别深,不免感慨也多。
写作《祝愿你幸福平安》时,我想起这位熟人和他的故事。小说中的人物跟他已经是两回事,构思时却有一种契合,更多地在于他所犯贿案本体外的事项。我想在小说里现察某种情感状态,以“恐惧”名之。我还想有一种角度上的变化。类似故事可以有许多观察和表现的角度,不同的角度可能有不同的效果,甚至有不同的认识内容。以往我处理类似题材,多以案件为直接对象:这个人出事了。他出的什么事?他怎么卷入案件的?怎么败露的?案子有何起伏,最后结局如何?常用一个角度,不免有所厌倦,我想在这篇小说里抉一个角度试试,结果就写成这个样子,从其妻子角度,以其家人的眼光去描述再现,我管它叫外围包抄,包抄得有些悲伤。我看过别人用这种方式写小说,我自己是第一次试。这篇小说的写作让我有一种新的体验和感觉。我想如果此计可行,那么同一件事或者同一类事于我就有更多的表现空间,例如本文所涉及的案子,从他的角度是一个小说,从她的角度是另一个小说,从他们的儿子或者他们的长辈之角度,也会是另一个小说。
之所以琢磨这个,是因为我自己陷进去了。我写小说二十余年,这几年写的东西比较相近,主要小说人物均为基层官员。因为自身经历缘故,我熟悉他们。不熟悉的东西让我不踏实,虽觉新鲜,有心表现,却总是缺乏自信。所以我还是写我那些熟人,他们让我有一种真实感。老写一类人就有一怕,唯恐自我重复,所以我琢磨变化。
去年我有六个中篇,主角都为县长,我觉得自己主要写他们的骨相种种,所谓一方首长,手握大权,呼风唤雨,其秉性和权力运行的不同结合,有一些东西值得认识,思索,县长们写了六个,心知应当打住,往下再写什么呢?我试着写了《祝愿你幸福平安》等中篇,主要观察他们的情感种种,这一类目前发了四五篇,每篇一个案子,有杀人案风化案经济案等等。我觉得自己正在成为办案人页。如果我再写下去,希望能写他们的心灵种种,写得好写不好只在其次,有愿望就有动力。
感谢我所景仰的《北京文学》接纳我的努力,还容我借机为我的熟人在此一谈。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