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收获季节(小说)


□ 祖拉古丽·阿不都瓦依提(维吾尔族) 苏永成(回族)译

作者简介:祖拉古丽·阿不都瓦依提,女,维吾尔族,1975年生于新疆霍城县。1991年开始发表作品,已在《塔里木》、《新疆文学》、《伊犁河》等报刊发表作品近百篇。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作家协会会员。曾获得汗腾格里文学奖、《伊犁河》文学奖等奖项,被新疆作家协会和《新疆妇女》杂志社评为“新疆十大女作家”之一。出版有小说集《芦苇湖》,另有小说集《男子汉在哪》即将出版。

  译者简介:苏永成,回族,新疆图木舒克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89年起从事业余文学翻译,至今发表译作逾五百万字。曾获第六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翻译奖、汗腾格里文学奖翻译奖、《民族文学》年度奖等奖项。出版有《有棱的玻璃杯》(合译)、《燃烧的河流》(合译)和《城市没有牛》等译作。

  ◎ 祖拉古丽·阿不都瓦依提 (维吾尔族)

  ◎ 苏永成 (回族)译

  他眯起眼睛,面带微笑地看了一眼在头顶上方挥洒着温暖光辉的骄阳,便返身回屋,从储物间取出锄地松土用的砍土曼和镰刀,用浇水洗手的小水壶浇湿葡萄架下土坯大小的磨石,开始专心致志地磨起镰刀来。

  刚刚挤完牛奶,提着奶桶回来的妻子见他如此这般,开口道:“哟,瞧这个人!离收割还有好长时间,就忙着磨起镰刀啦!”“庄户人家,就不能让镰刀和砍土曼生锈。我把工具磨得锋利光亮,到时候,我就可以轻松自在地操持在手,到地里去收割。”他头也不抬地继续着自己的活计回应道。

  “牛奶已经挤过了。”妻子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说道。这是她妻子告诉他“已经到了放牛到外边吃草的时候了”的意思。

  吃了一冬天干草早已没了胃口的牛,津津有味地啃噬着田埂上刚刚开始冒尖的嫩草。他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家的牛吃草的情景,不免情不自禁地想起童年时代那经常吃苞谷馕饼的时光来。那个时候,冬天的日子是那么的无聊、难挨,令人郁闷。吃的是粗粮,早饭是苞谷馕饼和开水,中午照样如此,有时晚上不做饭,还得用苞谷馕饼和开水充饥。那个年代,贫穷伴随着岁月,即使是烧火做饭,也难得吃一次炒白菜的拉条子拌面,个把月才能吃上一次荤腥。不管怎么说,那个时候,即使是没有肉菜,素炒白菜拌面也总比苞谷馕饼好吃得多,拌上醋和辣椒酱,吃得也挺香。现如今,妻子偶尔烤制苞谷馕饼,他就会不高兴,不满地抱怨:“我小时候难道还吃得少吗?!”

  夏天是多么好的季节啊!杏子成熟、瓜果飘香,新鲜蔬菜上市。用鲜嫩的蔬菜做出来的饭菜味美可口,让人胃口大开。他把牛从吃干草转而吃新鲜青草,看作如同自己从吃苞谷馕饼接上吃新鲜蔬菜一样,望着牛贪婪地吞吃田埂上的青草的情景,不由自主地想道:吃厌了苞谷馕饼的味道,就会觉得新鲜蔬菜味道鲜美。此刻牛吃青草,正在感受这种滋味儿哩!

  一辆摩托车扬起尘土,从远处向这边驶了过来。摩托车驶到近处,他才看清乘骑者是艾克拜尔乡约。这个艾克拜尔,经常指使老婆孩子在地里干农活儿,而自己却骑着摩托车不时出现在地头,唠唠叨叨地埋怨活儿干得不扎实,指手画脚地絮叨应该怎么怎么、不该怎么怎么。因而至于,旁边地头上的人们就把他比作话剧《蕴倩姆》中举止浮躁、胡乱发号施令的人物——欧麦尔乡约,就给他起了个“乡约”的绰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