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批判、愤青与嘲讽


□ 石 凌

  鲁迅骂人,那叫批判。韩寒最初骂人,是嘲讽,是对传统与权威的不屑。而他把心思用在赛车上以后的那些骂人,真像个无知的小孩在那里撒野。
  
  批判是知识分子最显著的标志,批判源于对真理的执着追求,批判的目的是为了唤醒民众,批判的意义在于唤起良知,激发创新求变的思维。批判只要不上升为批斗就会成为一个社会进步不可缺少的润滑剂。人类历史上每一次认识上的飞跃都离不开对传统文化的反思与批判。一个敢于接受批判的民族才不会故步自封,一个敢于接受批判的政党才能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话是这么说,但真正有雅量接受批判的人不是很多,而是少得可怜。于是批判者往往被视为英雄与勇士。
  现在人们记忆犹新的是鲁迅式的批判,“呐喊”仿佛暗夜里的一把亮剑,刺破了令人窒息的沉寂与无边无际的黑暗。鲁迅的批判是带血的,真正的痛苦者首先是他自己。于是,百年之后,鲁迅成为一座高峰,让人仰望而无人超越。
  鲁迅以强烈的批判点燃民族文化进步的火炬,他对桎梏中华民族精神的各种枷锁口诛笔伐,毫不妥协。鲁迅的批判精神表现出一名战士的勇气与胆略。
  鲁迅逝去后,中国的批判一度升格为批斗。批判是个人行为,是理性思维的结果;批斗是政治行为,是丧失理智的一种狂热行为。那批经历了批斗的人冷静下来后,就成为“愤青”一代。“愤青”是“愤怒青年”的简称,青年时代谁不想有所作为?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个人在青年时期或多或少都有过“愤青”行为。在乱世,“愤青”能成气候,是因为“愤青”一族代表着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在治世,“愤青”者在走向社会的过程中,或收敛锋芒,融入社会大环境,谓之“成熟”;或继续表达对社会的不满,渐渐被排挤到边缘。
  批判也好,“愤青”也罢,大多是敢于担当,想积极地改良社会的一族。王安石的“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流俗之言不足恤”被“愤青”者奉为“圭臬”,但真正能坚持下去的人实在少得可怜。
  于是,当代那些从小在体制之内听惯了一家之言的官话的孩子们长大后,就开始反思自己所受的教育和所见的事实。尽管这种反思还不够成熟,但那种颠覆传统的勇气已经深深吸引住了大众的耳目。于是,韩寒这个叛逆的80后小孩成为网络时代的宠儿。他对传统与权威的冷嘲热讽使他成为青年们的新偶像。而最能代表他作派的两句话分别是“所有的圈最后都是花圈,所有的坛最后都是祭坛。”“作协是个屁!”如果前一句话表现出一种蔑视权威的勇气与对现象的深刻认识,那么后一句话就成了一句不负责任的浑话。试想想,遇上这种什么都不在乎的小孩子,谁还敢在那儿硬撑着与他对骂,骂的结果只能是自讨没趣。所以,2007年韩寒与老作家之间的那场口水战以老作家收兵暂停。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韩寒并没有沉默,他仍然在积极寻找骂的对象,借此吸引大众眼球。当然,这种骂让那些奶渍未干,又在求职与创业的过程中四处碰壁的青年人觉得过瘾。于是,韩寒代替鲁迅成为青年人的新偶像。当很多年轻人省下吃饭钱买韩寒的书时,韩寒已经成了网络时代的新贵,他说他的目标不是成为作家,他的兴趣不在写作在赛车。韩寒这样说为他成名之后没有写出更好的文字开脱,也算有自知之明。他明白,过不了几年又会出现新的热血青年,像当年他对待传统作家那样审视他的文字与他的行为。如果把韩寒的那些文字放在文学的长廊中检阅,能够经得住时间检验的东西不会很多。与其将来被人骂,不如现在自嘲一番,让人明白他有自知之明。所以,“韩寒”一族虽然已经到了应该对自己说话负责任的时候,却愿意继续保持小孩子的任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