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感受周庄


□ 刘晓闽

直到周庄闻名于世,我才知道那里原来就是自己的家乡。我的父亲就是昆山人,当年轻的父亲离开家乡外出谋生后就被人起了个外号,叫做“小昆山”。
周庄就在昆山的地面上,春秋战国时期为吴王少子摇的封地,称摇城,后又称贞丰里。北宋元祐年周迪功郎信奉佛教,将庄田13公顷捐给全福寺作为庙产,百姓感其恩德,改名周庄。
周庄,就是一个以河成街,桥街相连,依河筑屋,深宅大院,重脊高檐,河埠廊坊,过街骑楼,穿竹石栏,临河水阁,古色古香的江南小镇。因为童年就生活在江南水乡,所以我对“小桥、流水、人家”的水乡风情和那种“桥在门前过,船从屋后行”的民居怀有一种特殊的感情,那始终是我心中诗意的家园。
记忆中小时候只去过一次昆山,是从常熟坐船去的。那差不多力劝吴王搬师是将近30年前的事了。那时的周庄在昆山还是个无名小镇,除了周庄人自己,恐怕没有几人会知道它,更不会有人专程前往了。然而,仿佛是一夜之间,周庄却名扬天下了。
有人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最美是周庄。
据说是中国的艺术家们首先将周庄推向了世界。于是,朴素、宁静、寂寞的周庄变得繁华、拥挤和热闹了,平静的周庄沸腾了……
但直到去年夏天,我才第一次走进已经久负盛名、热闹无比、既熟悉又陌生的周庄。当我在面对周庄的时候,我的心情可能和别人有些不一样,也许我会比别人多一点点亲切,多一点点感动,也多一点点怀想,那实在是一种无法说清楚的东西。也许本就无须多说,倒不如亲身感受一下。
感受周庄,就是感受“镇为泽国”的水韵。走进周庄,也就走进了水的世界。周庄的水乡情韵是迷人的,她好像一个藏在深闺中的楚楚动人的绝色佳人,吸引着一批又一批的游人过客去一睹芳容。不知有多少人就是被她的柔美和秀丽,那种水汪汪的情调给迷倒的。当我面对水之周庄时,我仿佛看见周庄正在那粼粼的波光里闪烁……
“井”字形的河道贯穿全镇,并使街道和宅楼被水分隔,构成八条临河小街,但河上古老的石桥,桥桥相望又相连,将古镇连缀成了水镇一体。难怪周庄被视为云水之间的周庄,周庄实在就是水做的,水是周庄的灵魂。而那云水之间的绝笔却是周庄的桥。由水到桥——富安桥、贞丰桥、太平桥、双桥、福洪桥……每一座石桥都有自己的形状和特色;每一座石桥都有自己的故事和传说;每一座石桥都是一道风景。那么在周庄,还有什么比在小河里泛舟更有诗意呢?
乘一叶扁舟,掌一回舵,摇几把橹,小船就在窄窄的河道中悠悠荡荡、飘飘摇摇,在清清浅浅的河里轻柔地起伏,水面上倒映的石拱桥、青墙瓦舍和楼屋树影被微风吹起阵阵涟漪,又被摇曳的木橹搅碎,在夏日的阳光下迷离闪烁,水光潋滟,河面犹如一条长长的斑斓的彩绸……伴着橹声的低吟浅唱,和着满船的欢声笑语,还有船娘那婉转的吴歌,小船行在伸手可及的青青垂柳下,穿过了一座一座古老的石桥……桥上行人走,桥下船桨声,桥上面的行人低头看着河里的船只,坐在船上的乘客抬头看着桥上的人,他们那种相看两不厌的神情又成了彼此眼中的风景。
感受周庄,也是感受水乡古镇900年的历史文化底蕴。其实周庄的历史就写在那河汊纵横的盈盈绿水间;写在那一座座年代不同的石拱桥上;写在古宅院第里和古街的石板路上;也写在那依水的窗棂和错落有致的黛瓦粉墙、砖雕门楼、过街骑楼和水墙门上……
就在这块江南古镇的土地上,也曾出现过风云际会的人和事:西晋时期的文学家、书法家张翰,在朝廷做官,对腐朽的政治心怀不满,秋风起时,想起了故乡的菰菜、莼羹、鲈鱼脍而辞职回乡。这一逸事成为千古佳话,“莼羹鲈脍”为辞官归隐的典故由此而来,并被后人反复运用到诗文里。唐代诗人刘禹锡曾寓住周庄南湖,他的“酒旗相望大堤头,堤下连樯堤上楼”的诗句不就是一幅江南水乡风俗画吗?而那座庞大的“沈厅”向世人展示了一个充满传奇色彩而又无比真实的创业奇迹:明代时这里住着江南首富沈万三,他把周庄作为他创业的根基,利用水乡之便,经由水路走向海洋与国外通商,积累了财富。他不仅振兴了周庄,还富得让朱元璋都垂涎,并让他个人出资修了南京明城墙的三分之一。当年的爱国志士柳亚子、陈去病成立的南社诞生于此,他们在贞丰桥畔的迷楼留下的《迷楼集》是怎样的激扬文字!在庭院内花木扶疏的叶楚伧故居,似乎还能叫人想起当年叶楚伧曾在此与南社友人柳亚子、著名诗人苏曼殊等斗酒叙诗,切磋艺文的情景……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