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像白一丁一样安静地坚持


□ 玉上烟等

  文/玉上烟 左岸 张昌军

  “你击你的鼓,我写我的诗。”

  玉上烟

  诗坛总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在喧闹的诗江湖里,白一丁始终保持一颗安静的心。从他的诗歌里我像苏历铭老师一样看到“一个诗的江湖”、 “一个诗的村庄”。

  读完他的部分诗歌,我想说他是个“名不副实”的诗人,他可非白丁,他的文本具有非常鲜明的个性。白一丁大多数的诗歌都是十四行,但无论形式还是内容,丝毫也不僵化,更不“程式化”。他的诗歌语言既有口语的生动性和灵活性,又有书面语的严谨。王光明先生在谈到新世纪诗歌时认为, “新世纪以来诗人缺乏整体性的抽象能力。跟着时代走的写作惯性,使得诗歌在这个暖昧不明时代,变得无所适从”。据我所知,白一丁从事诗歌写作已二十多年,从我看到的文本里,他没有被“体制诗歌美学”和“口水美学”同化。我想这与白一丁深厚的诗学修养和敏锐的判断力有关。

  从他坚持的形式和抒写的内容,我看到了他的美学风格和一个倔强灵魂的挣扎和突围,用郭力家的话说 “他的每一首十四行都打算构建一座尘世的自主庄园。”他用他疼痛的文字让“大排石”、 “尖山”这两个渤海之滨的小村庄在纸上又重新活了一遍。

  这本厚重又灵气十足的诗集,收录了作者从2001年到2011年近十年的诗作,每一首诗都经过了时间的煅烧。“不知道还有多少散碎的银两/可以兑换一纸单程船票,我捏着快门/打算让一切凝固片刻/并把一生的路途换算成水的速度” (《反向的惦念》)单程的决绝和水的速度让我想起李白的孤帆远影,让我想起老杜生平的第一快诗,同样是写朋友情谊同样都没离开水,但白一丁的诗似乎更见情怀。

  白一丁的诗有着魏晋名士潇洒的内心和莽汉主义的大大咧咧和任性 “潜心在看一些历史,平静的表情下面/女台终有一些手脚在兜圈子/端起唐朝的杯/流淌的月色被葡萄酿造,被我灌醉/在去往清朝的路上遭遇响马……” (《被包装的背面》)他是个熟谙生存智慧和历史智慧的高人。真的诗人似乎都是靠语言“返乡”的,迪金森造了草原,白一丁则造了一个人的村庄。“狗叫声来自千里之外,来自古人的院落/我站在婚姻的瓦片上/读出了人间延续下来的那点事。” (《延续下来的那点事》)

  “你击你的鼓”,是白一丁在博客玩游戏时说的, “我写我的诗”是我读白一丁诗歌的真切感受。一个诗人只有像白一丁一样安静地坚持,才能走得更远。

  “有一种诗歌是火的美味。”

  左岸

  诗歌是有生命的,如何体现它的形体,是须臾摆在每个诗人面前的首要课题。如何将自己的思想精神融八到诗里去,把自己的审美意志转换到一首诗的眼睛里更是诗人品质的体现。白一丁选择的是打造自己的平民作坊,他要把松散的泥土塑成陶罐,他要把石英变成玻璃,他要把水变成冰,把木变成火。这样的写作过程,是羽化,是提炼,是物质转换后陌生的东西。他在诗里已经宣过誓.血和肉在交代完功与过之后,被火噬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