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东北平原写生集(小说二题)


□ 鲍 十

  小五屯
  
  日光一波一波的,像水,洗得平原干干净净。天是蓝的,云是白的,平原是空的,听不到一点点声音。
  小五屯在远处。
  屯中有一些树,多是杨树,三棵五棵一组,都高过了房顶,树枝蓬蓬松松的。还有一些电线杆,也高过房顶了,一根牵着一根,站过去,都站在房子的前边。房顶有苫草的,叫草房。有抹泥的(那种带碱性的泥,黏性好,防雨),叫平房。草房都发暗绿的颜色。
  日光越来越高。小五屯越来越近。有一条车马大路,直通到屯子里。
  小五屯屯后,有个高岗,叫后岗。若说,上后岗去啊!指的就是这个高岗。后岗是一处好地方。后岗地势高,若在雨后的天气,别处还泥泞着,后岗却是干爽的。后岗是弯的,像一张弓,同时也像一个人伸出了两条胳膊,拢住了小五屯。人们说,是有了后岗,才有了小五屯。
  后岗有两棵树,榆树。定然很老了,从树皮上就看出来了。那干硬干硬的皮!也粗,不是一般的粗。两个人也抱不拢的。却不挺拔,东拧一下,西拧一下,才拧到高处去了。到顶处,盘成了一盘老绿。多少年啦——
  都说,是小五栽的这两棵树。小五是一个人。叫小五的人,是小五屯的第一个人。小五姓常,常小五。小五屯的人,到了现在,对小五的行状,已经越来越模糊,却又越来越具体,便越来越像一个故事了。不过,有一点是确切无误的:是小五栽下的那两棵树,榆树。
  不知道小五从哪里来。小五一身短打扮,黑衣黑裤,衣裤上有一些洞洞,还沾有露宿街头留下的灰土,还有痰迹。脸上涂满了黑垢,有一处发着青紫,那大概是跌倒了跌的,也有可能,是被某个闲人打出来的。
  某年某月某日,小五扛着一把镢头,气喘吁吁地爬上了后岗。小五又累又饿,已经一天没吃东西,再也走不动了。他撑着镢头站在那里,闭起眼睛喘了片刻,然后睁开眼睛,转动脖子四处打量。他的脖子十分细,也脏,转动起来特别灵活。小五一边打量一边站直了身子。这时正好吹过来一阵凉风,凉风撩起了他的衣襟。小五的眼界里,一片荒原绿得鲜艳。日光却是酱紫色的,淌了满地。
  小五轻轻一笑,一笑一龇牙。
  小五身子一软,一屁股坐下了。坐着坐着,干脆枕着镢头躺下来。天空又干净又明亮,就像一口扣着的锅。小五的身边长满了浓密的青草,青草被风吹得不停地起伏。小五眯着眼睛,心里盘算着什么。说不上小五躺了多长时间,然后一跃而起,拼尽力气喊叫起来。他的声音又尖又细,简直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后来,小五栽下了那两棵树,榆树。
  不知又过了几年,有一天傍晚,小五从霞镇领回了一个女人。这时候,两棵榆树早长得很高了,起码有一个人那么高了。只是扭来扭去的。不很挺拔。也有了房子,泥墙,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地下,房顶苫着草,被人们叫做地窨子。
  小五走在前面,女人跟在他的身后,太阳把他们的影子照在地上,一会儿跳到左边,一会儿又跳到右边。那女人很粗壮,大脸盘,小眼睛,眉毛像两把小刷子。小五的肩上,扛着女人的花布包袱。走近了房子和两棵树,小五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小五一边走,一边回头看女人的脸色,每次回头时,包袱都要动一下。小五注意到,女人的脸皮越来越紧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