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月同天——东方艺术的两个样本


□ 靳卫红

  “文化身份”存当前语境并没有被其他问题湮灭,它仍然是个具有吸引力的话题。东方艺术的危机也未能因经济强大而被排除,反而陷入种更加强烈的情感之中——从前的司题是我们没有机会发言,而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要如何发言,这变成了一种纠结。中国性,或是东方性无非是加强一种身份的确认,但矛盾在于,西方化的问题不仅仅是西方化的问题,它还混合着现代化的司题。因此,随着我们将问题扩展,有个命题显现出来了,究竟有没有一个非西方化因素的现代性?

  2011年10月14日, “风月同天——井上有书法、沈勤水墨绘画展”在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这个展览的策划目的,显然是在回答一个问题,其策展思想表达着明确的文化态度,但同时,它也可以被视作是在充满矛盾性的文化环境下的个产物。

  近世以来,东方的艺术一直处于被看的客体位置,作为一种权力话语的结果,被告知什么是东方。而对此有自觉的知识分子和艺术家不满意这种被看,他们试图摆脱被看的身份,以主体的身份,告诉别人什么是东方。策划人王见作如是打算,他在回答的时候引用的萨义德的一段话 “美国的东方研究遵循的是帝国主义欧洲诸强的范例。皮克林的言外之意是东方研究的框架——像现在一样——是政治的,而不仅仅是学术性的。”如此可见,这两个并置的展览目的明确,它想要脱开政治处境,从学术层面来讨论一下“东方”的问题。但是,要说明身份,并不容易,我们直接面对的还有一个他者。萨特存谈“本质”的问题时举过个例子能说明身份的复杂,他说,一个小偷声辩,他在本质上是一个英雄,但最后被他的身体出卖了。这个例子是想说明,身份的确定不仅仅是自我的,就像“盖棺定论”这个词,谁盖棺?谁定论?他者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决定因素。确定身份,实为主客体的互相依存。

  连萨义德本人也反对将他的东方学( Orientalism)简单视为反西方,但正因为误解的存在,甚至很多研究就在误解的基础上展开,萨义德开辟了一个研究的空间。同样也带给我们个思考机会, 个没有西方化因素的现代化存在吗?现代的概念原发于西方,除非我们不使用这个概念。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两个例证——井上有和沈勤,他们展示出来的东方性必然有它的复杂性。

  中国文化形态白“百四”以来有一个很大的改观,其方向唯独有——朝西。晚清政治格局的动荡以及文化上日现的衰弱使知识分子对自身的文化系统进行了深刻的反思,他们为中国的衰弱颓退几乎开出了同一张药方:向西方学习。这个思潮最强也是最极端的声音是全盘西化。现代化,到了20世纪的中国它变成了不是个人意志决定要或者不要的东西。大概李鸿章、张之洞、胡适这些人的内心挣扎不会小于今人,若不是中国积弱难返,他们也不会把本全算存了老祖宗头上。向西方学习,是当时有识之土的不二选择,即使他们所持的世界观完全不同。但“西方化”是一柄双刃剑,我们在这一过程中所得和所失孰多孰少?谁来为我们厘本清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画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画刊 Tags:风月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