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裘派传承“的再思考


  王家熙/撰文

  1995年12月22日,《戏剧电影》报第778期发表了我写的《关于“裘派传承”的思考》一文,不久被荣誉选人王元化老师主持、翁思再先生编辑的《京剧丛谈百年录》,文中观点更被海内外不少学术讨论文章引用,而后我又在《中国京剧》2001年第1期发表类似的观点。但今天看来,当时出于种种原因,很多论述还比较笼统,没有能把八九十年代的怪异现象说清楚,那期间在京剧净行领域刮起了一阵铺天盖地的“造神”风,从而对于花脸行当的艺术走向造成了很严重的不良后果,现在我们很有必要进行再思考。我想就理着原文的线索,把重新思考的内容表达出来,自信这对研究京剧的整体发展方向是很有必要的。

  裘盛戎是京剧史上,继中国花脸艺术首席代表金少山之后,一位承上启下的天才艺术家。经他从父亲裘桂仙那里继承下来,又经自己大幅度完善的裘派艺术,集铜锤花脸精华之大成,亦兼架子、武花,以韵味醇厚的唱腔和深入体现剧中人情感个性、精神气质的表演,开净行之一代新风。特别是在演唱方面,裘盛戎的创造是大师级的,他与杨宝森、张君秋,共同代表着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来,戏曲演唱韵味派艺术的最高水平。五十年代中叶以来,裘那无穷的艺术魅力吸引了大量后来者,不久即形成了“十净九裘”的局面。

  到了八十年代,呼喇喇方荣翔被拥戴到了裘派领袖的地位,马少波说他是“盛戎之后净中王”。这就引出了两个很重要的问题:…是把方的演唱推到了至高无上的地位,同时,作为花脸本体特征的阳刚之气、雄壮之美一时就被无形中淡化了。

  这里还夹杂着艺品和人品的问题,一些人指责“文革”期间裘盛戎的弟子中出现了“不忠不孝”现象,而说方荣翔是“尽忠尽孝”的典型。虽然也有很多知内情者认为这种评议水分很大,但这种舆论的密度已经到了水泼不进的地步。如有人夸方是“真正的裘派”,而且用了很极端的语言捧方荣翔的成就。不过他们今天也有些人,对当时的看法进行了反思,明确地怀疑自己当年观点的准确性,并且用鲜明的语言修正了自己的“作品”。

  那一阵对方荣翔演唱艺术的评价实在到了让人无法接受的地步,济南出版社《沧海艺魂》一书内,引用台湾的评论,说“方荣翔咬字、归韵、唱【快板】等技艺皆非老裘所及”,这已经使尊重艺术的人们忍无可忍了。方荣翔的演唱究竟是什么水平?我和许多朋友曾认真地搜集过我们所能收集到的资料,细致地“聆听”过。我曾说“连字韵的错误都俯拾皆是”,绝不是随意发言。我们不妨按图索骥,听一些“方氏裘韵”的代表作。首先,经常用于花脸开蒙的《御果园》,“提起了当年投太原”八个字,方先生每一个字的吐字归韵都存在问题,几乎每一个字都似是而非。“起”形同“洗”,言前的“年”唱成庚青的“宁”,“投”嘴张大了,类似于“逃”,言前的“原”翻来覆去数次,最终归人到江阳辙。说明他在字韵这个基本问题上根本没有打好起码的基础。《打銮驾》“臣我两次三番……恳求让路好奔阳关”,他竟然将人辰的“奔”字清清楚楚、直呼指令地唱成江阳的“蹦”,朋友们开玩笑地说“包龙图变孙悟空”。令人极为遗憾的是,这是他最辉煌时期在录音棚留下的录音,出现这样的错误,竟然没有一个人提出,而且如此不负责任地出版。至少齐鲁音像出版社版和中国唱片公司版都是这样唱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上海艺术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上海艺术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