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来自延安的“另类”


  特约作者 李兆忠

  由于严酷的历史条件,能够在“革命”与“艺术”之间找到平衡点成为艺术大师的寥寥无几。张仃与灰娃,是其中的幸存者对于研究中国现代文学艺术的人,“张仃与灰娃”是一个绝好的题目。

  一对夫妻,一个是画家,一个是诗人。张仃是中国美术界著名的多面手,晚年返璞归真,专攻焦墨山水,被人称为“活的中国现代美术史”;灰娃则是另一番景象:在生命的黄昏时刻,在精神分裂的状态下,身不由己地开始写诗,而且不知道是在写诗,带着偷吃禁果的恐惧。这些作品后来震惊了诗界同行,因为它们与那个时代的流行话语截然不同,却切中了那个时代。灰娃的诗作不多,却篇篇精湛,在中国当代诗坛散发着奇异的光芒。

  他们都来自延安,是革命者,又另有一种品相,显得与众不同。不得不承认,由于严酷的历史条件,在那个年代奔向延安的众多文艺青年中,之后能够在“革命”与“艺术”之间找到平衡点、成为艺术大师的寥寥无几。张仃与灰娃,应是其中的幸存者。

  伉俪之情

  各自经受了人生磨难之后,1986年秋,他们结成夫妻。这一年,张仃70岁,灰娃60岁,从此携手走过24年的桑榆暮景。

  他们的生活可分两个阶段。1986年至1997年这11年里,他们马不停蹄地采风写生,各自得到了充实和提升。张仃的焦墨山水,于此时达到巅峰,艺术风格上出现了耐人寻味的变化;其“画中有诗”的艺术氛围,无疑来自灰娃诗心的濡染。灰娃这样评论《孟母林》:“我深切地悟出,作者的神经末端和草木山川的精神灵气,双方都极度敏感,一触即发,立即默契。这似乎神奇奥妙,不可思议,然而我分明觉察到了,我身心微微战栗了。”

  这个阶段,也是灰娃诗歌创作少有的高产期(相对于她自己创作而言),诗集《山鬼故家》中的作品,近一半创作于此时。诗篇一扫以往的忧郁低沉,透出雄浑豪放的大气魄,洋溢着阳刚之美。

  1997年,八十高龄的张仃罹患脑肿瘤,无法出去朝拜大自然,写生创作。自此,他画兴大减;2002年,根据速写稿画完一批焦墨小品后,他不再作画。对张仃来讲,这是极其自然的选择。在艺术上已无法超越自我的时候,主动放下画笔,是一种尊严。

  后来,张仃与灰娃搬到京郊门头沟一栋掩隐在树林中的石头房子里,叫“大鸟窝”,过起隐居生活,每天写写篆书,读点鲁迅,抽抽烟斗,听蝈蝈叫,日子一派恬淡。此时的张仃不画画了,但书法还在继续,风格也变得天真、平淡、拙朴,与过去的苍劲灵动、真力弥漫形成对比。所书内容,多与家园有关,还有许多古代贤哲诗人的名言警句,文化上的叶落归根之感油然而生。

  “大鸟窝”缘于多年来张仃的一个家园梦。上世纪90年代后期,京城一群画家在门头沟林区觅得一块风水宝地,准备盖房筑室,搞画家村,怂恿张仃也加入。老头儿跑去一打听,是太行余脉,当场就拍了板。他们选定了一处负阴抱阳、倚山面水的位置,张仃使出看家本事,设计出艺术蓝图:房子周围植成一片袖珍森林,树种的选择尽量考虑季节与色彩的变化;建筑外观定位于“北欧民居风格”;室内装饰是中西合璧的民间风格,宫廷趣味的、地主趣味的、官僚趣味的、资本家趣味的、市民趣味的、白领趣味的,统统不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改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改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