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子纯随笔(四题)


□ 那子纯


达人钱钟书

曹雪芹的《红楼梦》里有话:“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贾宝玉最看不上这话,处处跟这话对着干。但是,中国人观人说人品人,两千年的眼光基本上沿用这个对仗句。我观近世,学问,太炎称巨。文章,沫若堪精。可惜太炎的学问虽大,但谈不上洞明世事,沫若的文章虽精,却算不上练达人情。洞明而后能练达,谈得上一个达字的,近人只有钱钟书。
相信除了钟书,文坛名宿没人能从文革中全身而退。鲁迅活着,以先生的性格更难容于世。先生文革中的辉煌形象得益于先生的早逝。沫若虽硕果犹存,但却付出了文坛上任何人都难以付出的代价:文章粗俗惨为读,亲子被绑斗至死。钟书当年在干校辛苦于劳动之中,旁观于运动之外,自娱于书海之内,于世事人情,洞若观火,胸无挂碍。只这一点,钟书之达,令人难望其项背。
我视钟书,为古今第一大洒脱者。世人皆知取难,诚不知弃更难。钟书于弃,独有心得,深具功夫。一次,诸人欲为其开祝寿会,他照例婉拒,私下对友人说:“请一些不三不四之人,说一些不三不四之话,无趣。”又一次,美一大学请其讲学,酬金优厚,他又照例婉拒,对友人说:“我讲的,他们的汉学家或许勉强能听懂,讲给他们的大学生,不是浪费双方的时间吗?”大智慧者,不羁于物。钟书家里没有电视,没有沙发。善弃者有大得。只一部得于钟书著《谈艺录》等巨作之闲的《围城》,我既读过十余遍,每每读来不逾数行,即大笑或轻笑,其对人性弱点的洞察何其精微,比比皆是的妙喻何等轻松俏皮,中西典故似信手拈来,浑然镶嵌一体,叙述若行云流水,文字圆熟洗练。掩卷思量,所叙小事皆见精神,看似轻松却觉厚重。我曾经对朋友说,《围城》可称近人第一才子小说,其轻巧,其轻妙,其轻俏,其轻中之见重,近人莫有过之者。杨先生说钟书痴,古人说性痴者艺必工,钟书之痴不仅成就了钟书之工,也成就了钟书之达。

美化痛苦

如果一个人受了创伤,他要把血淋淋的伤口展览给大家看,来博取一点同情,虽然这有一点可笑,但还不失人性的可爱。但如果这人进而将已愈合的伤痂揭开来给大家看,意思是重新唤起人们的怜悯和同情,这不但可笑,大概还要很使人鄙视——但也不过是可笑可鄙而已。但如果这人反喜滋滋地美化夸耀自己所受的创伤和痛苦,以为反比别人添了威仪和壮烈——或以为他心灵的痛苦别人倒不配有,他的独享才显得深沉、悲壮、别具情怀,我以为这不但要可笑可鄙,简直就是可憎了。
但似乎这做法正渐成时尚。翻翻现今流行的各色文字,大抵会看到这类情形。我们会看到这些文字的主角虽然姓名不同(有时竟也相同,如麦琪若尘之类,这又颇似文革援朝,属时代特征),但饮食起居、说话做事总相差不远:文雅而有闲,简要一些的见花要落泪,见月要伤心,将一些小愁苦小哀怨信手沾来,一番乔装打扮粉饰升华营造些伤感美丽气氛,一会儿好想好想落泪一会儿好怪好怪心情,搔首弄姿,自赏自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