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滇西断章


□ 李贵明(傈僳族)

作者简介:李贵明,傈僳族,1978年生于云南省维西县,2001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至今已发表诗歌、散文、诗歌评论等30多万字。作品曾获“边疆文学奖”,迪庆藏族自治州政府2004年至2009年最佳作品奖,入选《诗刊》社“2007年中国诗库”,入围《诗选刊》中国诗人地图名录。现为迪庆州文学艺术届联合会会员,迪庆州作家协会副主席。

◎李贵明(傈僳族)

田墨落日

瑞丽总是把夕阳做成神龛上的金盘

斜靠远山,它们指点一弯江水

田野,橡树,和微微摇摆的蕉叶

指点勐巴拉娜西的春天

那朵云还在,那棵树还在,半间竹屋还在

那些在田野上走动的人,也还在

只有她父亲钟爱一生的巴乌

正从苍茫大地渐渐隐退

当我到达这座黄金之城,面对夕光做成的柏油路面

我宁愿把它想象成通往天堂的河

当我路过一座鲜花的空城

我曾经想象过,你在河岸等过我

西岸群山

一切都快了起来,犁,斗笠,水牛

种子,歌谣,以及瑞丽江水的回声

暮色升起,隐藏了群山澎湃的暗流

隐藏了他们无声的呐喊

我不知道,星辰之光能否照亮迁徙的夜路

凝固的群山能否留驻众神西去的坐骑

只有那些暗色的山峰,像无数支木琴在暮色中越升越高

直到压住了我的心口

当瑞丽江水映衬星辰

我相信,这是群山的背影留下的光斑

当月光在波纹中闪烁,我宁愿相信

这是西去的众神在水面跳舞

看江面水雾

这是普通的黎明,群山怀抱大海的血液

江面升起的白雾,是水,在不断飞向天堂

这些飞行的水,仿佛滇西的族谱

朝向不为人知的高度流放

在梦里,瑞丽江,怒江,澜沧江,金沙江一一呈现

却隐藏在神秘的白雾里

他们是水的精灵,舞者,是滇西清澈的歌喉

他们是整个亚洲唯一干净的水啊

现在,只有化为虚无才可以存在

鲜艳的红土像春天打开的伤口,伤口的中间

是滇西的千溪万河,被神秘之雾笼罩

江河寂静无声,阳光无法打开,沉默的江河

是我默默流过的一滴泪水

过高黎贡

谁都没有到过真正的高黎贡山顶

我们都从它的心脏穿越,冬时欲归来和高黎贡山雪

像一枚飘落的树叶,成为中原汉史的书签不断供人想象

第一次我看见高黎贡山万物生长,花香逼人

第二次,我看见高黎贡山猎人烧过的火塘

第三次,我看见高黎贡在耕作山地

第四次,我看见我自己,正背着—箩野菜

穿过大雾走向芒市

亲爱的,还会有第几次呢?

累累白骨堆成的高黎贡山,是滇西起伏的脊梁

灰布长衫,铜的脸

是你和我,最后到达的地方

再见腾冲

腾越边关,滇西动脉的终点

每一朵从头顶跑过云,都是一个婉转的心事

地火燃烧,泉水沸腾,高黎贡山西部

每个族群的图腾都是咆哮的猛虎

今天无比温暖,因为稻田和迂回的白鹭

荷叶入水,天在招摇

而我沉迷酒中,将万里浮云一眼看开

多少浮世英雄,不过白骨一堆

从这里西去,中原的筝声逐渐远去

十万大山的密林中,我的异国族群在贩卖家当

长途跋涉,七日九月的故事在这里轮回

今天他们弯弓射日

只是为了重新活着

古镇戏台

石钟寺的晨钟敲打着黄昏的高原

滇西最后的小镇,桥和流水,保持着纯朴的面孔

泥土是黄金的颜色,阳光是黄金的颜色

流沙是黄金的颜色

我曾经在小镇的黄昏,凝视过古戏台前的白玉兰

马帮了无踪影,只有茶路和盐道维系着模糊的边塞

沙溪的曲柳正在发芽,古戏台曲终人散

一轮夕阳凝视着你和我,在上演各种各样的人生

我用一个下午的时间走过了小镇

那些山神,土地,本主,那些木匠,琴手

和南诏历代君王集体隐匿群山,在石窟和岩画中

勘正一个又一个人间

请你阅读

我是传说中来自高黎贡山的女巫

用一个夜晚聆听时间之水默诵我华丽的裙子

斟酌右边的耳环,左边的手镯

我有二十四种语言,二十四种舞姿,九十九个诱惑

用一个夜晚摆出我的绿松石,通灵的红玉,耀眼的银钗

摆出我的木琴,我的羊群,我的弓箭,我的盐

摆出我的森林,我的飞鸟,我的五谷

摆出我的脸谱,我的水,再摆出我的腰

我用一生摆出我的歌谣,我的天空,我的云

当你积土成坛,说出我的密咒

我将摆出我的心,请你看看

我是忧伤还是快乐

责任编辑哈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滇西断章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