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震撼人心的诗歌“危言”


□ 刘再复

刘再复

  当代诗歌(包括中国和全世界)正在走向衰落,至少可以说,诗的影响愈来愈小,几近灭亡,这是一个不能不面对的事实。

  偶尔读了陈原的《诗人已经变成了诗歌的敌人》(见本刊今年第3期),心中一震。立即给女儿剑梅说,陈原的诗论可用“振聋发聩”和“空谷足音”这些最好的词语来评述,不能不读。

  我与陈原素昧平生,只知道他是一个年轻诗人。我仅读了他的《河流》《空中的花圃》,觉得其诗歌感觉、意象都很新鲜,写得很好。一个诗人说诗人是诗歌的敌人,这是怎么回事?这是自我否定还是自我拯救?是自我贬抑还是自我呼唤?不管别人怎么说,我敢肯定,这是真诗人的自鸣天籁。唯拥有天真天籁的诗人,才能说这种大真话。

  鲁迅在七八十年前就写过《诗歌之敌》一文,他把数学、理念、宫廷等外部客体视为诗歌之敌,但没有道破诗人主体才是诗歌最大的敌人。如果诗人发生变质,变成“国贼禄鬼”(《红楼梦》语)、名利之徒、政治工具,变成权力的号筒、市场的筹码、敛财的器械、功名的俘虏、欲望的人质、潮流的载体、世俗的包装、暴力的同谋、语言的弄臣、机器的附件、广告的奴隶等等。那么,他的确就是诗歌的敌人。

  可悲的是当代诗人普遍变质。不能说每个诗人都变质,但相当多的诗人共同发生一个现象,即“功夫在诗外”,把精力放在诗外的社会活动、人际交往、功名追逐之中。在中国,许多诗人作家,发表一些作品之后便不再是“文学中人”,而是“文坛中人”,把文坛看得比文学重要,把文坛中的“世俗角色”看得比文学中的“本真心灵”更为重要。因为世俗角色可以带来汽车、房子、地位等世俗利益,而本真心灵则什么也没有。前年春节我在香港“作联”的年度聚会上发表了一个讲话,说我们现在应当重构象牙之塔而面壁十年地潜心写作。但是,要实现这一点需要诗人作家两个主观条件:一是要耐得住清贫,二是要耐得住寂寞。可是,当下的诗人作家有几个耐得住清贫与寂寞呢?因为耐不住,就去从政“上楼”,就去经商“下海”,就去揭竿“造反”,就去谋取桂冠,其结果是诗人变成“潮流中人”、“风气中人”。当今世界是俗气的潮流覆盖一切,一旦成为潮流风气中人,怎能还会发出心灵的芳香?

  流亡到美国的俄罗斯诗人(曾获诺贝尔文学奖)布洛斯基,说过一句著名的话:“诗歌天然与帝国对立”。1988年我到瑞典时布洛斯基诗集的瑞典译者,亲自送了一部他翻译的诗集给我。尽管我读不懂瑞典文,但是每当我的手指触摸到封面上布洛斯基的名字时,就会想起他的这句话。20多年来,我因此一直记住,诗人最灿烂的是他们的心灵,最值得骄傲的是他永远拥有天真天籁。布洛斯基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所说的帝国,不是政治话语,而是说,诗人的心灵天然地超功利与超集团,天然地远离权力帝国、财富帝国、功名帝国。如果诗人向往这些帝国,刻意靠近这些帝国,那么他便是另一种意义的“帝国主义者”,他就不仅不是诗人,而且是诗国的敌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