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范仲淹与梅尧臣及其三篇《灵乌赋》


□ 李新市

  范仲淹(989—1052),字希文,吴县(今属江苏)人,北宋真宗时期进士。提起范仲淹,人们很快会想起他“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名言,他能够在封建官场的污泥里洁身自好,是少有的表里如一的封建时代为官楷模之一。梅尧臣(1002—1060)字圣俞,宣州宣城(今属安徽)人,北宋著名现实主义诗人。梅初试不第,后以荫补河南主簿。50岁后,于皇祐三年(公元1051年)始得宋仁宗召试,赐同进士出身,为太常博士。曾参与编撰《新唐书》,并为《孙子兵法》作注,著有《宛陵先生集》60卷、《四部丛刊》影明刊本,还著有大量的诗词文论等。起初,经人介绍,范、梅两人一拍即合,成了“忘年交”,之后关系却逐步恶化。3篇《灵乌赋》,是他们后来关系恶化的写照,也能据此找出两人矛盾的根源和处理人际关系的迥然不同的方法。
  
  从“忘年交”到梅尧臣的首篇《灵乌赋》
  
  宋仁宗天圣九年(公元1031年)由范仲淹的同科进士、梅尧臣的妻兄谢绛引荐,范、梅两人在洛阳会面,同有相见恨晚之感。宋仁宗明道二年(公元1033年),范仲淹因劝阻仁宗皇帝与宰相吕夷简废郭皇后而被贬知睦州(今浙江建德)。这时,梅尧臣赋诗《聚蚊》、《清池》,对范仲淹寄予深切的同情。第二年(公元1034年),梅尧臣读了范仲淹在睦州写的《严先生祠堂记》后,挥毫写下了《读范桐庐述严先生祠堂碑》诗,夸奖范仲淹是“千载名不忘,休哉古君子”,赞美之词溢于言表。说明这时两人的政见一致,个人情感融洽,堪称“忘年交”。
  到了景祐三年(公元1036年),范仲淹因呈“百官图”,弹劾宰相吕夷简徇私用人,被贬黜到绕州,其好友欧阳修、余靖、尹洙等也相继为救范而被贬。这时在池州任建德知县的梅尧臣义愤填膺,挥笔写下了批评朝廷昏暗的诗篇。他在《猛虎行》中指斥吕夷简“当逢食人肉”;在《巧妇》中运用讽刺的手法痛斥朝廷的做法,为范仲淹鸣不平,梅尧臣还通过《闻欧阳永叔谪夷陵》,闻《尹师鲁谪富水》、《寄绕州范待制》等诗作,直言不讳地倾诉他对范仲淹、欧阳修、尹洙等人光明磊落、嫉恶扬善、维护纲纪、敢于斗争、刚直不阿的赞美之情。在诗中还写道:“宁作尘泥玉,无为媚渚兰”,将范仲淹与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屈原相比;梅尧臣还在《彼鴷鹰》、《啄木》等诗篇中,将范仲淹比为专除害虫的啄木鸟,称赞他是当朝难得的斗士,是真理的捍卫者。这表明,在这之前的5年时间里,梅尧臣心中对范仲淹充满钦佩和敬仰之情,对他遭到朝廷贬谪给予了极大的同情和支持。
  可是,事物总是在发展变化的,人际关系的发展也是微妙的,封建时代的人际关系更为复杂而多变数,它往往随着时间、地点和需求的不同而发生渐进性变化或骤变。梅尧臣开始对范仲淹萌发了不满情绪,他开始在自己的一些诗作里对范仲淹进行明里暗里的讽刺、攻击,稍后,他给已贬知绕州的范仲淹寄去了一篇言词更为激烈的《灵乌赋》,赋中既有对友人、对上级、对兄长因谏言遭贬谪的同情与不平,更有劝告范仲淹不要噪啼,不要恃才傲物蔑视一切,要少说为佳。梅尧臣把那些默而不言、违心而暗、明哲保身的人比作风鸟,把范仲淹的赤诚诤言、勇敢地面对邪恶的高尚德操说成是乌鸦鼓噪。还说,这样才能“往来城头无尔累”。范仲淹意识到,这不是一篇善意的规劝式文章,在这种规劝的背后,隐含着作者强烈的不满和怨恨,对于梅尧臣指责的所谓过错,范仲淹反而认为是自己刚正不阿、为民请命的真实写照,他对对方的观点不敢苟同,暗自下定决心,即使是私人关系进一步恶化,也要阐明自己立身处事的原则立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史春秋》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史春秋 Tags: 范仲淹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