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刘二曼的诗


   刘二曼 女,1987年6月1日生,现居辽宁大连,目前是在校学生。

  春天盛开冬天的树

  春寒料峭

  我的心房长着一棵冬天的树

  常年灰色,枝干挺拔

  风以温柔的力度

  将片片叶子散落四方

  枯木逢春,久违的盎然

  让冬天的树焕发绿色的生命

  冬天的树,盼望着某一天

  戳穿我的喉咙

  将枝干擎上苍穹

  展露银臂铁膀的锋芒

  在即将到来的春天里

  我的恐慌来自一棵冬天的树

  靠近我,你是不是已经看见

  它的枝桠渗透在

  我,红色的瞳孔里

  他的心中不完全是一片止水

  三百多个日夜

  九百多个馒头

  是他成为阶下囚最深刻的体会

  他唯一的诉说对象

  就是每天碗里干瘪的馒头

  他说他的迷茫 他的痛苦 他的爱情

  偶尔会把它当成发泄对象

  馒头是他的亲人 朋友 性伴侣 爱人 兄弟

  一个这辈子都无法分割的伙伴

  他想等到重见天日之时

  要好好生活 迎接每一个日出

  讨一份工作安逸度日

  深牢大狱的最后一天

  他大口地吃着馒头 没有就水

  平时他就水都觉得难以下咽

  今天吃起来却那么可口

  在他要咽下最后一口

  上帝收回了对他的眷顾

  他被噎死在狱中

  何曾想到

  馒头还是杀害他的敌人

  无疾而终

  他总是找不到我

  感情里 他是蒙着双眼捉迷藏的孩子

  困在了纷乱的猜测中

  我故意轻轻地从他旁边走过

  试图让他循着我的味道找到我

  这些细微的举动

  他不会留恋

  他喜欢的就是冒险去寻找

  即使没有味道的暗示

  没有抓住的任何可能

  我们用肢体语言深入交流

  在他即将要与我擦肩的罅隙里

  我看到眼罩后面

  他眼睛里存在的另一个女人

  他们因为交流而相爱

  这多像一个经典爱情的片段

  他的姑娘俊俏并且细脚伶仃

  我听说他们只用几天来相爱

  并且他说

  她像极了曾经那个抛弃他 诋毁他的女孩

  他因为疼痛的累积接受她的安慰

  他们很有可能一起疼

  最终

  跟这个世界同归于尽

  旧男人

  亲爱的P先生

  我的生活到处都有你的痕迹

  不是你留下的

  而是你离开后

  思念繁衍出来的

  它把你的味道变成了香水

  像风一样刮在我的胸口上

  还有你的照片

  像个循环电影

  播放在白昼交替中

  这停止不了的思念

  纠缠我每天将你牢记千万次

  直到爱情病危书下达

  宣告不治之症的存在

  P先生

  你死了那么久

  却只在我心里活过几天

  我要恒久地接受这个事实

  父亲

  我挎着父亲的胳膊

  健步如飞

  父亲的步子迈得很大

  每次我都被他甩在人群后

  记得小时候出门

  父亲总是紧紧地拉着我的手

  怕我走丢

  现在我已经出落成一个大姑娘

  他不再像小时候拉着我的手

  但是今天我主动挎住父亲的胳膊

  我们一起健步如飞

  父亲像小时候那样紧紧地夹着我的胳膊

  唯一没有改变的是

  父亲对我爱的力度

  它在两具身体中流动

  来势汹汹

  我刚起身

  轻微地一动弹

  感觉体内一股洪流奔涌而出

  我俯下身

  看见白色内裤上洇湿的血渍

  每次都是在我毫无防备的时候

  来势汹汹

  我看了眼日历

  ———上个月的今天

  丝毫不差

  无题

  她穿着三角裤

  走进卫生间

  迟疑了下

  停顿了下

  又折回来

  我看见她又抱着一团棉花走进去

  去止住心情烦躁、胸胀腹痛的经血

  我们在上帝那里倾其所有

  亲爱的小幽。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刘二曼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