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创作谈:当现实成为历史


□ 尤凤伟

  就在写这篇短文的前几天,我给拙作《中国一九五七》中的人物——右派劳改犯梁枫的生活原型,八十五岁的杨枫老人打手机,不想接听的是他的老伴,那瞬间生出一种不祥预感,果被告知:杨老已于二十天前谢世了。当时我被一种巨大的悲痛所撞击。一年多前我一家人驱车去他家乡莱州探望,相谈甚欢,不想竟成诀别。呜呼哀哉!

  想想岁月真是不可阻挡,我书中所写包括杨枫在内的那拨“五七人”,以及当年曾加害于他们的那些有权势的人,现在也都成了垂暮老人,逼近人生的尽头。此情此景,与之恩怨相向的两拨人他们现在“活”得怎样,心里还有什么不得释怀的纠结?对此,我这个一直关注他们命运的“局外人”也不断地在探求在揣摩,于是就写了这篇可谓“来自生活”的《岁月有痕》。我倒觉得可将此作作为“五七人”后传来阅读

  我们的民族经历了太多的苦难,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亦如此,可谓积重难返。如果时光能将这一切冲刷洗涤干净,那无论对谁都是一种解脱,但事实上却是做不到的。就说杨老,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就给我写过一百多封书信(有的就是写成的文章).内容专一,就是不断回述他所遭遇的一切以及心中的郁结,他还希望我能帮他写一本自传(已录过两次音)。当然,也有另外情况:许许多多的“受难人”试图说服自己将那曾经的一切统统忘掉,以求度过一个“平安”的晚年。《岁月有痕》中的主人公姜承先便是如此心情且身体力行,自然可以理解,然而这种“忘却”却是如此脆弱,一旦“伤疤”在不经意间被触动,记忆的闸门便轰然打开,泄出泱泱大水。如此,令当事人姜承先与曾经的加害者周主任都始料不及。悲剧亦由此而来。

  《岁月有痕》只是历史与现实的“短暂”打通,令人惊诧又黯然神伤。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创作谈:当现实成为历史”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