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慧风扑面


□ 海 桀

12岁那年;我无忧无虑的生活里,有过一次刻骨铭心的经历。
那时候,家里的火炉,除了烧煤,还要烧柴,每到秋天,男孩子们跟随大人出去打柴相当普遍。如果在近处,背个背篓什么的,用小镐刨些喀巴柴(一种根大、叶稀极其抗旱的低矮植物)之类的就行;如果是远处,往往跟在大人们的架子车后面,到很远的沙山深处去捡大柴。
所谓沙山,是一些巨大的沙包。
沙包上是高大的白茨、枸杞或者红柳这些高原特有的植物,在流沙的侵蚀下,不知经过了多少年,最终被干燥的沙尘埋葬,形成一片带状的坟墓。
沙包的后面,湛蓝的天空低低地压在无边无际的沙浪上,窒息般的宁静里,天高地远,满目灰黄,如同站在凝固的海面上,又像是处在苍凉的梦境里。
就在这梦境般的苍凉里,遍地都是或躺;或立、歪歪斜斜、半藏半露的状如尸骨的枯柴。它们细如手指,粗若盆口,白森森袒呈在刺目的强光下,狰狞恐怖,宛如荒冢,不见一丝生命的踪迹和印痕。
我呆了,我呆呆地望着这地狱般的情景,第一次处在震撼的惶惑里。
许久,我从脚下将一截树干状的枯柴拔起来,顿时陷入梦态的恍惚中——
太轻了,形如化石的一截儿树干,轻得像是一根烧透的木炭。
我本能地用双手握住树干,用力一弯,只听“咔”的一声,异常清脆的响声里,手中粗壮的树棍竟然不可思议地断成了三截。
在这神秘的瞬间,我的意识里星光灿烂,感觉到从未有过的飘忽和轻飏……继而便是天荒地老、日月无光的虚渺与苍茫,命运感突如其来……
这就是我对文学最初的感觉吗?
是的。
十多年之后,我在理性或诗意的状态里,无数次回记当时的情景,那生命灭绝后的死寂,那扣人心弦的枯木的断裂声,那轻飏直上神秘无限的迷离感,使我在对大自然的敬畏和恐惧中,一次次走近文学。
而每当这时,对春天和美丽的膜拜,会在心里激起一片片雀跃的浪花。
我一遍遍默祷着,既为自我,也为自然。
文学在这里如一阵阵鲜灵的风,掠过山脉,掠过荒漠,在长云的温柔里,给一颗孤独的心,播撒着幼苗的色泽与汁液。
想不起第一次文学的冲动发生在怎样的情景之下。
成长中,不曾间断的行走,使我在人类文明的进程中,感知到自然的神奇和强大。而生活中,无处不在的兴奋与渴望、惆怅与感伤,又使我内心充满了躁动、焦虑和无助。很长一段时间里,生活轨迹之外,湖泊、草原、雪山和峡谷,成为向往的主宰。
在这向往中,无论是面对神山、圣湖、河源、大漠,还是柴米油盐、生活琐屑,文学始终像一个无形的幽灵,在辽远无边的梦想里,在不能洞穿的静寂中,在无法触摸的情境间,在万物轮回的摇篮里,伴随着每一次激情与失落,痛苦和喜悦,填充我饥渴的情感与心灵。而那些大师巨匠,那些属于光荣和梦想的前辈们,又在晨光的辉耀里,硝烟的祷祝里,江河的颂唱里,粮食的香味里,给我扎上明天的羽毛和翅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