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神农架纪行


□ 何子英

早就向往着这个神秘美丽的地方——神农架。
神农架的名字,来自于一个古老的传说。相传远古时代,中华始祖炎帝神农氏“架木为梯,以助攀援;架木为屋,以避风寒;架木为坛,跨鹤升天。”因故得名。神农架因伟大的神农氏而名扬四海,而它那独特秀美的风光,茂密的原始森林,古朴的民风,可爱的金丝猴,还有关于神秘“野人”的一切,更是令无数人神往。无数次的向往终于变成了现实,——今天,我终于来到了神农架,有机会亲身去感受这片神奇的土地。
垭上风光独秀
神农架以垭命名的地方特别多,如太子垭,风景垭,天门垭,燕子垭等,我查阅字典,“垭”指两山之间的狭窄地带,所以垭是具有山地特征的名字。难怪垭口的风景特别美呢。两山之间峰峦叠嶂,峡谷幽深,常常是云雾升腾的地方。燕子垭是我们行程的第一站。这里海拔比较高,虽为盛夏,上山却要穿上夹克衫,迎面吹来的山风也格外地凉。沿着陡峭的石级气喘吁吁地一步步往上爬,终于到了燕子洞。这是一个溶洞,里面栖息着成群的短嘴金丝燕,洞口幽深,洞内阴暗潮湿,洞顶有泉水滴答,而洞底则有一浅潭,伸手到水潭一试,感觉刺骨冰凉。站在洞口,能听到里面燕子振翅发出的扑棱棱的声音,在这高山之巅,这小生灵发出的声音宛如天籁,忽然觉得那也许是天使在振动翅膀呢,它们是来给人间播撒福音的吧!
在天门垭,只看到大雾一片,站在彩虹桥上,下面什么也看不到,真个是“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而身边云雾缭绕,如烟似梦,直觉得自己腾云驾雾真真切切地做了一次仙女,只可惜手中没有花瓣儿(神农架保护区的一草一木都是不能采摘的),否则可以来个“天女散花”了。
从板壁岩回来,经华中最高峰神农顶,然后驱车沿盘山公路往下行,就来到风景垭。这里原来叫巴东垭,不过我觉得叫风景垭更贴切,因为这里的风景实在可与名山媲美。站在风景垭,四周美景尽收眼底,它们简直就是一幅美妙的天然画卷。风景垭可用“秀”来概括,它的山峰,密林,云雾,都是秀美的,也许最美的是缭绕在山尖儿的白云,使群峰像妙龄少女穿上了薄薄的纱衫,几分羞涩几分妩媚。
太子垭似乎有些来历,传说武则天的太子李显被废,曾前来这里祈求神农保佑,于是叫做太子垭。在太子垭,我见到了慕名已久的高山杜鹃林、原始冷杉林和大片大片的箭竹林。高山杜鹃林枝繁叶茂,这里杜鹃品种很多,有秀雅杜鹃、红晕杜鹃、毛肋杜鹃、满山红等很好听的名字,可惜我们已经错过了花期,但透过这茂密的枝叶,可以想象春天的花海会是怎样的浓烈与绚烂。巴山冷杉树粗壮挺拔,它们都经历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风霜,却依然生机勃勃,树干上往往寄生着湿滑墨绿的苔藓。而箭竹,有的已经枯死,有的死而复生,60年一个轮回。我惊异于箭竹顽强的生命力,它们就这样生生不息,一代一代地繁衍,生命坚韧地延续着,我为这昂扬不屈的生命所深深地感动和震撼,它让我对生命有了新的诠释和理解。在神农架,我在街头的小商铺里见到一种“竹米”,黑红色的,乍看以为是黑米呢,只不过比黑米略微细小一些,这些竹米就是箭竹所结的果实,我很后悔自己没有买一点尝一尝,不知道这小小的竹米到底是苦涩的还是香甜的,因为生命于它太过艰辛与苛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