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被淹死的镇长兄弟


□ 叶轻痕

被淹死的镇长兄弟
叶轻痕

今年夏天,邹市长到双龙镇查访工作,仅带了一位秘书。邹市长到了双龙镇政府,走进办公室,问一名在写东西的办事员:“你们镇长呢?”
办事员小贾抬头一看,是邹市长,忙起身叫道:“邹市长你好。”心里却琢磨怎么应付邹市长的问话,因为镇长鲁福森钓鱼去了。鲁福森的爱好广泛,其中最爱钓鱼,常常不管上不上班,一旦钓瘾上来,拿起钓竿就走。小贾愣神了几秒后,说道:“我们镇长今天下基层去了。”
小贾话刚说完,有个人一身钓鱼的打扮从外面走进来,边走边对办事员粗鲁地叫道:“小贾,你去帮我弄根钓竿。妈的,刚钓没一会儿,钓竿就断了。”小贾循声一看,立马愣了,原来来人正是镇长鲁福森。
邹市长听到有人说话,也回过头来看,见正是镇长鲁福森,不由得怒火中烧。他正要发火,小贾说话了:“鲁老板,我现在没空。邹市长来了,我还要把鲁镇长找来,他今天下基层去了。”
正惊得魂飞魄散的鲁福森反应倒快,立刻说:“这位是邹市长啊!”然后对邹市长点点头说:“邹市长好,我是鲁福森的双胞胎弟弟鲁福林。”
这回轮到邹市长发呆了。他狐疑地盯着鲁福森问:“你是鲁福森的孪生兄弟?”
鲁福森说:“对啊,我哥没跟你提过?托邹市长和我哥的福,我在村里办了个小厂,今天来了个客户,我陪人家钓鱼,没想到有根钓竿断了,小贾有个亲戚卖钓竿,所以我来想请他帮忙买根钓竿。”
小贾忙点头称是。
邹市长听后,问了问“鲁福林”的经营状况。“鲁福林”都答得很流畅。邹市长本来还怀疑其中有猫儿腻,但听到“鲁福林”应答得天衣无缝,也就不再多疑了。在小贾的陪同下,他到各个部门走了走,然后就回去了。

邹市长走后,鲁福森把小贾狠狠地夸了一通,赞他机智果敢,随机应变能力强。但两个人也心有余悸,要是当时邹市长打鲁福森的手机或要小贾把鲁福森找回镇里,那可就露馅儿了。
第二天,鲁福森到市里有事,他找到邹市长,对邹市长说:“邹市长,实在很抱歉,昨天下基层,您到我们镇,我没能接待您。”
邹市长笑了笑说:“没关系,能够常下基层,这说明你的工作作风很务实啊。”
鲁福森马上恭维道:“邹市长您都能亲自下基层,我应该向您学习。”
邹市长说:“你那个兄弟,跟你太像了。”
鲁福森点点头说:“是像,很多人都看不出来。”
邹市长说:“你兄弟不错,还办了厂,以后有机会到他厂里看看。”
一听这话,鲁福森差点儿吓出一头冷汗,但仍干笑着道:“欢迎邹市长多去指导。”
回镇里后,鲁福森忙找到一家工厂,跟人家打了招呼,以防邹市长真的来看。过了几个月,邹市长也没再提去看“鲁福林”厂的事,鲁福森也渐渐地把这事给忘了。
突然有一天,邹市长到双龙镇调研工业,他又想起了那个“鲁福林”,便说道:“鲁镇长的兄弟不是办了个厂吗?让他过来谈谈经营情况。”
一听这话,鲁福森的汗不由得冒了出来,不知该说什么。正在这时,小贾进来倒水,本来他还轻轻地推门,听到邹市长的话,他加大手上的劲,风风火火地进来对鲁福森说:“鲁镇长,刚才你家打来电话,你兄弟钓鱼时,滑进了鱼塘里。鱼塘太深,下面又滑,他一下子没上来,被淹死了。”
鲁福森听完,立即把头上的汗全抹到了眼睛下面,并用带哭腔的声音对邹市长说:“邹市长,你看……”
邹市长看了看小贾,又看了看鲁福森,说:“快去处理后事吧。”
鲁福森如遇大赦,飞快地走出了会议室。
“鲁福林”之事终于告一段落,小贾因为危急时刻救驾有功,被提拔为镇政府办公室主任。
一个月后的一天,鲁福森正悠闲地坐在鱼塘边钓鱼,突然感到背后几辆车停了下来,有几个人朝他走过来。鲁福森回头一看,不由倒吸了口凉气——又是邹市长!
原来邹市长路过这里到邻镇的农业示范区去,正好看到了鲁福森。邹市长阴沉着脸瞪着鲁福森说:“那个办事员不在,我看你今天怎么办。”
(选自2005年12期《新聊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