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鸟的家


□ 胡松涛

最初的日子,人大概是和鸟一起住在树上的。咱们的祖先有一个叫有巢氏的,据说他就住在树上。后来,人从树上走下来,结穴,盖房,在地上生存。渐渐地,人们爬树的本领退化,与鸟越来越远了。
人类在地上盖了房子,做自己的家。燕子随人类一起进了“家”。这有历史原由。很久以前的一天,燕子刚生下几个蛋,就被一个饥饿的人捡吃了。燕子妈妈回来一看,气得恨不得把那人叼走吃了,但是它没有老雕的本领,就只能嘤嘤地哭泣。燕子的哭泣声惊动了那个饿者的内心,她抬起头看见一只玄鸟。她知道是它救了自己的命以及自己肚子中孩子的命,嘴里哇啦哇啦地向燕子立下誓言,保证教育自己的后代世世代代与燕子友好为邻。这个人后来成了一群人的精神领袖,她还生下一个做首领的人,他们说,燕子是“天命玄鸟”(《诗经·玄鸟》),要世世代代与燕子友好下去。于是,燕子成了其他鸟族羡慕的对象。燕子衔来泥,把家建在大户人家雕梁画栋的大屋檐下,建在农家的屋梁上。燕子并不给农家干什么活儿,但是农家锁门上地干活的时候,也不忘为燕子推开一扇窗子,留下一个门缝,方便它的出入。农家的孩子可以上房掏麻雀的窝,取麻雀的蛋,但是他不敢动燕子一个指头。“打燕子,烂眼子。”那个古老的歌谣也一代一代流传在每一个少年的耳朵和心中,教导着孩子们。即使冬天燕子去南方周游了,屋梁上的那个空巢还会被完好地保存着,等着春天归来的燕子继续居住。如果哪个少年胆敢动一下燕子的窝,那是会结结实实挨一顿打的。那被打的记忆会一直存活和生长在脑海里,伴他一生。他有了孩子,就把那个歌谣传递给他的孩子。他知道,孩子还会把那个歌谣传给孩子。
随燕子进家的还有麻雀,它的家安在墙缝里、屋檐下。农家和麻雀的关系没有像与燕子那样的历史渊源,所以并不是那么亲密,人类有时对它也不是那么友好。在《诗经》的时代,人类就埋怨它:“谁谓雀无角,何以穿我屋?”(《诗经·行露》)这种对麻雀的不满渐渐发展、膨胀,到了20世纪50年代,成为在中国广泛开展的“除四害”运动。那些日子,麻雀像老鼠一样被几亿人喊打,多少麻雀无家可归,无枝可依,它们在飞行中,力尽气绝,坠地而亡。那是麻雀家族历史上的一大劫难。但是,麻雀肚子里的弯弯肠子少,是那种不记仇的鸟。它们家族的数量大,繁殖快,事情很快就过去了。伟者毛泽东不是给麻雀平反了嘛?况且,麻雀知道自己有时还和苦难的人类争吃粮食,那件事情的发生总是有自己的原因在里面的,向长远看,麻雀总是还要与相对强大的人类相处下去的,所以,麻雀尽管感到了人类对自己没有对燕子亲热,麻雀也没有思想那么多,它继续地衔来草、衔来羽毛,在人家的墙缝里、屋檐下安家。
其实,鸟的家是可以建在地上或者别处的。但是,野地、闲地以及别处越来越少。况且,人类对此也爱说些闲话,指手画脚。无奈,更多的鸟为安生起见,还是把家安在树上。
鸟记得它们在何处安家的问题上是有历史教训的。吴国时孙权有一个部下被封为南阳王,有一鹊把巢建在人家行船的帆樯上,那个地方显然非久安之地,后来,南阳王死了,人们说与那鸟巢有关。隋时,有鸟鹊在帝王的帐幄上建巢,撵也撵不走,后来,帝王被弑,人们就想起了那个鸟。唐时,有鸟安家在炮机上,有鹊建巢在车辙中,五代时有几百只鸟“平地为巢”,等等,都被隆重地记载在煌煌正史中。鸟在不该建家的地方安家,正如老鼠不在地下安家而在树上安家一样,总是让人大惊小怪的。《汉书》上记载过“鼠巢于树”的事情,那还了得!“不穴而巢”,“阴居阳位”,“野鹊变色”。所以,鸟鹊如果不在树木上建巢而建在别处,那是“失其所”的。鸟们建巢是多么不易啊。
我看见不同的鸟把自己的家建在树上。《庄子·逍遥游》中说:“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意思是说,小鸟在树林中安家,仅仅占用其中一枝。其实这话说得也不太准确。依我对鸟巢的观察,鸟们选择在某一棵树上建巢安家,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它首先要选择树,杨树、椿树、桐树、槐树、榆树、松树等等,毫无疑问,有的树是不适于安家的。其次,即使树种选择好了,它要看树周围的环境,有的环境是不能安家的,像哪些不善人家的院落里,像哪些没有食物来源的地方,就不可以安家。最后,它还要选择一个合适的树杈,那是树的高处,一个发杈处,三到四个粗细相当的树枝拱卫,这样的地方才具备鸟安家的基本条件。鸟们衔来小树枝放在树杈上,做巢的底部及外围,再衔来草、叶、毛发等作巢内部的设施,简陋的家建成了。问题是,具备以上条件的地方肯定不止十处八处,那么,到底在哪一棵树上哪一个树枝上建家呢?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问题。不知道鸟是怎么考虑这件事情并且最后作出决定的。人类在建设自己的房屋的时候,又是看风水,又是搞测量,我估计鸟们和人类差不多。或许鸟们在某一棵树上安家是奉了神的旨意……
鸟很少把家建在柳树上。《水浒》上的鲁智深倒拔垂杨柳,那棵柳上是有一个老鸦巢,但那是小说家言。鸟不把家建在皂角树上,是因为皂角树枝上长满利刺,无法立足。杨柳依依,那情景与鸟的飞翔有共同的美丽。可是,除了百年柳树,鸟很少把家安在柳树上。为了这件事,我奇怪了许多年。有一天,我读古词,一下子明白了,词人说:“柳条金嫩不胜鸦”(无名氏《小秦王》),的确,弱柳不胜压(鸦)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