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收视率:金箍棒还是紧箍咒?等


□ 王爱杨等

忆往昔,收视率在我们国家是一个“资本主义化”的概念,节目质量的好与坏,就看是否实现了导向功能,与数据没啥关系。再说了,那个时候,一个再不怎么的节目,也是万众瞩目,因为频道、节目资源有限,大家只有这么一点儿东西消化,肚子又饿极,所以管它新鲜不新鲜,往肚子里填就是了。《艺术人生》曾经有一期“《西游记》专辑”,郑重其事地披露了两个数据:1986年,《西游记》在中央电视台播出时,收视总额突破89.4%,不识字或者少识字的收视份额直接冲至100%。《西游记》好看大家都承认,但是不用拿这样的数据来说事,说了,反而觉得不正常。
后来,电视台多了,节目丰富了,竞争有了,但观众有限,于是就要展开争夺大战。这个时候,谁好谁坏,导向功能还起作用,但数据指标也被优待起来。专家说得好,这个收视率,就是给那个电视媒体做体检用的。道理很简单,人是需要定期体检的,尽管大家都不怎么去实行,但有条件就应该尊重自己的身体。同样,媒体也是。其实媒体也是一个活体,出现问题也需要治疗,医学的检验是数据化的过程,媒体的体检同样需要数据说话。所以,收视率的一声炮响,就给中国电视送来了良性发展的契机。
但是,收视率这根金箍棒只耍了一段时间,调皮的孙猴子不老实,直接让金箍棒戴上自己脑袋,成了束缚自由的紧箍咒。现在,电视人对收视率是痛之恨之,敏感得不行,随时准备这一套紧箍咒让脑袋经历“天旋地转”,来一场疼痛风暴。有一位著名电视人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为了提高栏目的收视率,一位同事一到播放自己的栏目,就迫不及待地把家里所有的电视打开。“我记得当时听罢我的内心被内疚吞噬着,因为我家只有一台电视。”后来,她发现这根本无济于事,因为她家和同事家都不是调查公司选定的样本产,一个电视都不打开与所有的电视都打开,与收视率毫无瓜葛。
这一发现让这位电视人恍然大悟,原来掌握关系电视人“生杀大权”的收视率,不过如此。所以,她希望自己有好莱坞电影中人物的力量,将收视率监测的小盒子设置程序,一到自己节目播出的时候,那些家中没人的电视机自动开启,那些看别的频道电视机自动换台,纷纷锁定自己的节目,直到出现“监制”的名字,“要闹就闹一个收视率100%”。
可惜这样的泄愤之辞只是说说而已,很多人还是紧紧盯着这些数据,像可爱的傅彪在《没完没了》紧紧抱着“十三,路易的”一样。

没有“神舟”的中国科幻电影
崔斌箴

“神舟”六号成功上天了,不仅又想起可怜的中国科幻电影。
中国科幻电影发展之所以不幸的最大原因,或者说中国科幻电影发展面对的最大困难,大家却常常做出错误的判断。据调查,人们十有八九一口咬定是资金匮乏。其实,资金问题绝非是最根本的问题。虽然很多优秀的科幻电影都是大制作大投资,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定要有很多钱才能完成好科幻片拍摄。实际上,历史上有很多经典的科幻电影并不是靠巨额制作费堆积起来的,《ET》、《第三类接触》、《猿猴星球》等都没有什么复杂的特技效果,它们的成功是靠出色的情节设计以及深刻的社会内涵。而一些场景华丽的科幻电影如《迷失太空》、《星河舰队》等则纯属“傻瓜电影”,除了特技就没有其它什么东西了。所以说,中国拍不出上乘科幻片并不单纯因为缺钱,而是缺点别的什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