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一个伟大诗人的永久缺席中


□ 王家新

在一个伟大诗人的永久缺席中
王家新

在你死后人们给你戴上了桂冠,用大理石
把你塑在广场,孩子们
在上幼儿园时就被带到这里参观,
鸽子仍无辜地在你头上拉屎;
放逐的火把早已在黑夜中远去,咒骂随着雨水
渗入大街小巷的石缝;如今
你的画像已摆上满城的店铺和地摊,甚至
你与贝雅特里齐痛苦的爱也被想象出来,
被印上彩色的明信片,满城出售;
在一个伟大诗人的缺席中,
人们仍活得有滋有味:古老的城墙早已拆毁,
一个城市在对地狱的模仿中,
成倍增长。
这节诗,是几年前我第一次访问但丁的故乡佛罗伦萨后写下的。可以说。在世上所有的诗歌心灵中,我最崇敬的一是杜甫,再一就是但丁。我是独自从德国坐火车去的。这里,我要对诗中的几个细节做一下解释,“你与贝雅特里齐痛苦的爱也被想象出来”,但丁与贝雅特里齐的爱带有一种神圣的精神性质,但现在佛罗伦萨满城卖着的但丁画像和明信片,许多却俗里俗气的,比如有一幅是描绘但丁躲在墙角里偷看贝雅特里齐和她的仆人从河边傲然走过,脸色苍白,似乎浑身都在颤抖!你们看,把我们的但丁都想象成什么样子了!
诗的最后几行也请大家留意:“在一个伟大诗人的缺席中/人们活得有滋有味,古老的城墙早已拆毁/一个城市在对地狱的模仿中/成倍增长。”因为中世纪的佛罗伦萨有城墙,现在早已被拆毁了,佛罗伦萨市区是愈来愈庞大,愈来愈喧嚣了。
我让大家看这样的诗,是因为它也寄寓着我对我们自己的感受。
我们这个时代虽然不乏优秀的诗人和诗篇,但从文化状况上看,这依然是一个诗歌缺席的时代。
因此,我在几年前写的《冬天的诗》的最后一节是:“舞台搭起来了。只有小丑能给孩子们带来节日。”怎么说呢?我当然是喜欢小丑的,看杂技的时候我最喜欢小丑,使我像孩子一样开心,笑得笑出了眼泪,但这句诗显然也可以从另外的意义上理解。舞台搭起来了,只有那些炒作和表演才吸引人们的眼球。诗歌的缺席并不意味着诗坛不热闹,相反,中国诗坛从来没有这样热闹过。但是,这种对诗歌的炒作不是使人认识了诗歌,而是遮蔽了诗歌;不是使人亲近了诗歌,相反,使人满怀厌恶地远离诗歌。这种无休止的、愈来愈离谱的炒作,把诗歌带向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
在这种情形下,我感到像我这样的人真是“误入诗坛”。我怎么会和这样一个诗坛发生关系呢,真是不可思议。这一切都有悖于我们的初衷。我们是这样走上诗歌之路的吗?绝不是。诗歌和诗坛都已被糟蹋成这个样子了,还说什么呢?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了。我理解了一些诗人为什么要和它拉开距离。这真是一个如叶芝所说的“智者保持沉默,而小人们如痴如狂”的时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