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达勒玛的神树


□ 萨 娜

达勒玛的神树
萨 娜

萨娜 女,达斡尔族。发表过中短篇小说多篇。小说集《你脸上有把刀》获全国第八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现任职内蒙古呼伦贝尔市莫力达瓦旗文化馆。

达勒玛醒了。她听见森林里的小火车张开大嘴狠狠咬她一口,然后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从狍皮被里伸出右手举向半空。在朦胧的光线中,短小粗糙的手掌似乎是柞木上长出的黑木耳,正在警觉地聆听远处的动静。
她把手又放回狍皮被里,忧心忡忡地捏了捏另外那条胳膊的肉。肉是疼了,和往常的疼没有两样,但是她隐约地感觉,她的疼痛不像过去那么尖利,那么清晰,她的疼痛和山峦间的雾团一样,混混沌沌,找不到方向。她老了,真的老了,连疼痛都有气无力、含含糊糊,牵一处动全身,这说明整个身躯都在衰弱下去,她的生命即将进入隆冬季节了。
正像玛鲁神灵告诉人们的一样,生命是有轮回的。她走进了冬季,就应该准备进入另一个世界,准备另外一次灵魂的飘泊。
达勒玛有点猜不准时间,现在究竟是凌晨三点还是三点半。从帐篷缝隙透进的光线像生气的猎狗,闷声不响地令人捉摸不透。她呆呆地看着外面的光线洇成水流,慢慢地爬到帐篷四周,她的思路又绕回老路。她老了,真的老了,每天早晨醒来第一个想的准是那件事:如果她死了,究竟怎么安葬自己。人老了当然要死,不过安葬在哪里,就该轮到她活着时自己拿主意,儿子们总归要听她的。
她想风葬自己。到了那一天,她希望儿子们把她体面地送上高高的风葬架,让她安静地躺在阳光下,灵魂顺着阳光的指点,漂游在蓝色的安格林河流。随着这条清澈而古老的河流,她就可以抵达玛鲁神灵所说的天堂了。
儿子们听到她这种想法会怎么样?达勒玛完全能想像得到儿子们的表情。他们会说:额沃,你疯了!他们会说:额沃,还是土葬吧。那些疯狂的油锯几下子就让你从半空掉到地面,你就在夜梦里老找我们的麻烦。
她是不该麻烦儿子们。
达勒玛年轻时心脏就有问题。不仅她,部落里许多人心脏都不好,只不过他们不在乎罢了。他们生活在森林里,严寒潮湿摘走谁的心脏就像摘果实那么容易。她前一段时间犯病住院,刚能坐起来就吩咐儿子接她出医院。坐落在镇子里的医院,四周光秃秃的,连一棵像样的树都找不到,而且到处散发着憋闷人的药味。临走时,她顺手把一个白瓷接便器装进狍皮囊里,打算回家后动弹不了时用。为此,儿子还被医院罚款了。然而车走在半路上,她又掏出接便器扔进山沟里。如若到了躺着大小便的程度,她该自己处理自己了,绝不给儿子们找麻烦,那个不伦不类的椭圆形的东西当然要扔掉的。
达勒玛满腹的心事只能说给耶思嘎听。她揣上儿媳妇制作的奶酪去了耶思嘎家。他也老糊涂了,光知道用掉了牙的大嘴品尝奶酪,也不问一下,她舒舒服服坐在铺着狍皮的铺位上为什么一言不发。以往的耶思嘎多精明,连一只小鹿打哪儿来,又想去哪儿,他都清清楚楚,给你说得头头是道,而今他却耷拉着薄薄的眼皮,一句问好的话都挤不出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