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家乡的露天电影


□ 白 雪

  月亮在山坳里探出脑袋,星星在夜幕上眨着眼睛,远处有池塘里的青蛙在呱呱地叫着,还有凉爽的风裹着泥土的清香在人们的脸上身上轻轻吹过,吹了一阵便又躲了起来,像是怕破坏了人们的意境。
  不知怎的,许多年里,不论谁提起电影,或者在报刊、杂志等地方,看见电影两个字,我都情不自禁地想起家打谷场上的露天电影。只要一想到它,我心灵深处那一架电影放映机立马启动,将人们看电影时的一幅幅画面展现在我的眼前,那人、那事、那场景,真实、生动、活灵活现仿佛正在发生着……
  打谷场在大院里最南端,三四亩地的样子,三分之一球体状在地面凸现,场中间没有一株树木,边沿处堆放着错落有致、大小不一的麦秸垛。场院的北边是村民住房,东南西边是围墙,西边不远处还有一块荷塘。
  打谷场地势高,空旷,微风进入无阻挡,通风、干净、卫生、少蚊虫,盛夏夜晚,是院里人纳凉、闲聊、消夏的最佳场地。那两根木竿挑起的银幕是从天上悬下来的一道瀑布,无论春夏秋冬都在山沟里流淌着。
  我的童年,是在密山市穆棱河南岸的一个小山沟里长大的,露天电影便成了村民们在繁忙的生产劳动后的一处最富诱惑的风景。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驻军部队在附近搞“拥军爱民”活动,意外地发现了这个打谷场,与大伙儿商量后,在场院中央埋上了两根杨木杆子,打谷场就变成了部队夏天每半月一次慰问老百姓的露天电影院,电影直演到七十年代末。
  那会儿看电影对大伙儿来说是件很奢侈的事情,能看上部队的电影就更加奢侈。部队的电影设备比地方电影队的设备强多啦!地方电影队的电影小银幕、单机、窄胶片,部队的电影是大银幕、双机、宽胶片,画面清晰逼真,音响洪亮、浑厚,极具吸引力也特别地招人喜爱,十里八村,几里以外的人都不辞辛苦,跑来观看。
  为放好每一场电影,解放军战士都要付出着辛苦,体现着关怀。头演电影的两三个小时,战士挑来清凉的井水,把场面普遍泼上一遍,一来降温,二来防干燥和尘土污染。观众一旦进入场地,立刻被一种清凉、舒适、热闹的气氛所拥抱。特别是晚风一吹,场院内,荷塘里散发出的那种特有的泥土芳香沁人肺腑让人生出几许亲切之感。
  放电影的两名解放军战士身穿绿军装,高大、威武、干练,招人喜爱、尊敬。挂幕、上片、放映,动作娴熟、利索,举手投足显示出青春与刚毅。放映时不管天气多热,汗水渗透军衣,从不裸露肌肤。赵奶奶、李大爷、老祁婶、刘大妈心疼不过,纷纷送来井水镇的西瓜,想为他们消夏解渴,都被婉言谢绝:“部队有纪律,不准拿老百姓一针一线!”他们的思想与品质如同头上的帽徽、肩上的领章在观众心中闪光!
  每回放电影,场地上的座位排列自然分成五块。每块位置里的观众构成各有特点。银幕正面头几排多是半大的孩子,他们个头矮小,为保证视线他们选择并固守着头几排的位置;中间几排是正在热恋中的青年男女和新婚夫妇,他们喜欢互相说些悄悄话。由于互相吸引,难以分开,他们坚守地盘雷打不动;最后几排多是中年夫妇。因其家务事多,多数人还要抱着孩子,来去随意,他们理所当然地选位在最后几排;第四块位置为电影场地两侧。这个位置上的观众是未婚青年和部分调皮的孩子。未婚青年男女正处于寻觅对象阶段,所以他们选位置不能固定,呈流动状况,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上适合的,会随时溜出场外。调皮的孩子们永远不想扎堆和许多人挤来挤去,他们选择电影场周边的墙头、麦秸垛、树杈上,视线不受任何影响不说,电影场里的动态他们一览无余;第五块位置是银幕背面。这部分观众多是老年人和边看电影边睡觉的孩子,这位置对他们来说是最佳位置——人少、清静、活动方便、坐卧自由。他们不太在意电影画面的效果,他们把看电影当成凑热闹,换一种方式的纳凉,换一个环境去睡觉……
  观众们根据位置、年龄不同,屁股下坐的东西各不一样。方便舒适、随意是他们的原则。孩子们坐的东西最杂,也最随意。女孩子多是马扎、木墩、稻草编成的圆形坐垫,男孩子随便拼几块砖头,扯两把麦秸,有的干脆把上衣褂子脱下来当坐垫……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