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杀了


□ 赵德发


杀了?!对,杀了。杀了猪,又杀了人。
被杀的人是个无赖。杀无赖的是个窝囊得除了外号连自己名字都忘了的窝囊废老蜗牛。其实,老蜗牛也不想老当蜗牛。这个理想,却被无赖打破了。他急了,简直是疯了!于是,杀……
是知道了那张大红纸上的内容,老蜗牛才动了卖猪的心思的。
那张大红纸是本村吴兴科贴的,贴在村中央的大街上。下午老蜗牛去打酱油路过那里,见有些人围在那里看,他也就过去了。他小时上过几年学,是识一些字的,所以就看懂了纸上的内容。老蜗牛看完后觉得,这张大红纸,其实是贴给他看的。
吴兴科贴了这张大红纸是要卖电视机。卖他家那台旧的,十七英寸的,黑白的,打算卖一百五十块钱。老蜗牛知道,吴兴科这几年贩菜挣了钱,早就想换一台大彩电,今天果然要换了。可是他卖旧电视机,村里谁还会买呢?老蜗牛早就暗地里调查清楚,在吴刘村二百多户中,至今没看上电视的只有三户:一户是老光棍吴大舌头;一户是寡妇梁凤花;再一户就是他老蜗牛了。村长刘四清几年前就在大喇叭里吆喝,要“彻底消灭无电视户”。老蜗牛原先想等着村里来消灭他,比如说救济一点钱什么的,可是等了几年也没见动静,就只好自己消灭自己了。可是老蜗牛要想消灭自己也难,因为他要首先消灭债务。前些年他两个闺女出嫁,一个儿子娶媳妇,欠下的债像驴背上盛满臭粪的驮筐一样,把他的脊梁骨快要压断了。现在,儿子早已分家单过,他也一点点地把账还上了。最根本的是,他家现在又长起了一头肥猪。前几年他家养猪都是给债主养的,从这一头开始是给自己养的了。他粗略地计算了一下,这头猪大约卖三四百块钱,留下二百块钱买猪崽,剩下的正好能把电视机买下。老蜗牛想,我明天就去把猪卖了,把这台电视机买下。
做出决定后,老蜗牛就提着酱油瓶子去了吴兴科家。
吴兴科正在院里修车,扭头瞅见他进来,手里还有个酱油瓶子,立刻把眼瞪圆了说:“老蜗牛,你瓶子底下有条蚰蜒!”
老蜗牛吃了一惊,急忙歪倒瓶子去看,结果酱油就从瓶口跑走了一些。他没看见蚰蜒,却看见吴兴科在那里笑,便明白吴兴科是在逗弄他。他扶正了瓶子骂道:“吴兴科,你这块杂碎。”
他骂上一句,一本正经地问道:“吴兴科,你要卖电视机?”
吴兴科说:“是啊。你买?”
老蜗牛说:“我买是想买,可你得放给我看看,看它还出人影儿不。”
吴兴科就到屋里放给他看。人影儿是有的,而且清清楚楚。
老蜗牛抚摸着电视机说:“你再便宜一点儿,这货我要了。”
吴兴科说:“一百五够便宜的了。我买花了六百,才看了六年。你想想吧。”
老蜗牛想想,就点头认可了这个价码。但他又说:“我明天卖了猪才有钱买。你开车帮我把猪卖了吧。”
吴兴科说:“你这个老蜗牛,还能想出这个点子。我帮你卖猪,就白搭二十块钱运费了。”
老蜗牛说:“你帮我一趟吧。卖了猪回来,我就给你电视机钱。”
吴兴科说:“好吧。”
老蜗牛见事情谈妥,就回了家去。他跟老伴儿一说,老伴儿也是兴奋不已:她这些年来馋电视馋得比老蜗牛还狠,曾多次到儿子的新房里看,然而每次都让儿媳的冷言冷语撵了回来。她回来向老蜗牛哭,说咱们辛辛苦苦给他们盖上房子,买上电视,他们就这样待咱。老蜗牛一边叹气一边说:唉,什么时候咱自己买上电视就好了。现在,老太太听说终于要盼到了那一天了,激动得一夜没有睡好,天不亮就起来煮猪食,拉得风箱又急又响。
天亮后,老两口把猪喂上了。因为放的精料格外多,那头猪呱呱唧唧疯吃,连头也不抬一下。老蜗牛说:好,吃上十斤二十斤的,好多卖点钱。”老伴儿说:“你就知道钱,就没想想俺一瓢糠一瓢水的,伺候它半年了……”说着两行老泪就滴到了猪头上,惹得那头打小就劁了的母猪停住了吃食,抬起头看这老两口。老蜗牛这时忽然发现,那头猪的眼睫毛又长又密,像有一次进城看到的洋气女人似的,于是,心里一股爱怜涌上来,眼窝里也是酸酸的。
猪吃饱了,吴兴科开着他的“黑豹”农用车也到了门前。吴兴科是个壮汉,等老太太把猪从圈里撵出来,他扑上去三两下就将其逮住,让老蜗牛拿绳子绑牢,随即又抬到了车上。
他们去的是三里外的老鸹岭。老鸹岭有个姓邢的屠子,天天摆肉摊,天天杀猪,所以附近几个村里许多人都找他卖猪。当然,如果需要吃肉了也去买他的猪肉。
车开到邢屠子家门,吴兴科与他把猪抬下,便说要去拉菜,掉转车头就走了。老蜗牛便到院子里找邢屠子。
都是东西两庄子的人,平时早已认识的。他见邢屠子正在磨刀,就说:“老邢,我拉来了一口猪,你称称吧。”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