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泪湿黄土高坡(组诗)


□ 韩万胜

  黑夜想你

  到黑夜想你没办法

  就把墙壁望成一张涂满面孔的纸

  就把屋顶望成油漆斑驳的棺盖

  就把窗格望成深奥莫测的肚脐

  就把眼睛望成疲惫不堪的窑洞

  到黑夜想你没办法

  就把你偷到我的梦中

  疯狂咀嚼

  你的声音

  最后一次走过你油漆斑驳的家门

  所有成熟的或幼稚的窗都紧闭着

  那条狗,卧在最初的那级台阶

  在阳光浓烈的氛围中清醒地假寐

  而此刻,你的声音还是凿窗而出

  径直在我的耳道踏一路坎坎坷坷

  想起没有泪水泡洗的春天

  想起往后再也不能触摸的秋天

  我走上高坡,一把撕开胸膛

  让你的声音铺天盖地而来

  让你的声音不可抗拒地,灌注

  我今生今世悲吟或高歌的幸福

  祈雨的人们

  面对无声的天空,许多日子

  在坟地上很响地哭泣

  太阳傲慢地踩着庄稼们的头颅

  任汗水一滴一滴化成灰色的岩石

  破庙里的钟声干瘪成憔悴的头颅

  目光渐渐枯萎成细若游丝的炊烟

  山路驮着休克无数次的希望

  只有雨,唯有雨

  越过想象在记忆中下个不停

  淅淅沥沥滋润着往事

  沟里的风景

  沟里有让人落泪的风景

  你看那眼清冽的泉水

  拼着命从嶙峋的石罅里冒了出来

  头颅被挤压得七扭八歪

  你看那绝壁上的几株老树

  拼着命攀援天空

  身躯被挤压得七扭八歪

  你看那崖畔上的几只羊儿

  拼着命去争取鲜嫩的青草

  目光被挤压得七扭八歪

  沟里有让人落泪的风景

  不信你摘下眼镜走出书本

  读遍山坡

  读遍山坡找不到一颗真实的字

  遍地写满潦草的脚印

  遍地写满牲灵的喘息

  遍地写满庄稼们的愁闷

  读遍山坡找不到一颗真实的字

  犁把上写的是名字

  土地庙里写的是祷文

  墓碑上写的是铭文

  读遍山坡找不到一颗真实的字

  真实的字还没有发光

  就被一条条鞭子

  从生命的天空抽落

  太阳落山

  看见太阳落山我就伤感

  暮色像羊群一样

  挤入密密麻麻的毛孔

  掩盖了诱人的铃声

  从岩石上拾起最后一条胳膊

  攥紧一缕细细的炊烟,却

  感不到一丝温暖

  污垢的十指撕裂胸膛

  这时母亲远远地叫了起来,心

  骨碌碌随太阳跌进了深潭

  那个人还没来

  打开所有的窗子来欢迎的不是你

  打开所有的门扇来欢迎的不是你

  你不是涉过沼泽而来的那个人

  你不是穿透心壁而来的那个人

  那个人挥手的动作在季节的梦中定格成一种

  风景

  那个人奔跑的姿势在心的原野上永恒成一种

  思念

  你的目光啃噬得我的窗子我的门坑坑洼洼

  你的鸽子在我的阳台上一次次飞越又一次次

  落下

  但你不是我欢迎的那个人

  那个人,那个人还没来

  你知道思念是什么

  你知道思念是什么

  我的情人

  假如我变成一抔黄土

  思念就是黄土上那茂茂密密的青草

  假如我变成一束青草

  思念就是青草上那鲜鲜嫩嫩的绿叶

  假如我变成一片绿叶

  思念就是绿叶上那晶晶莹莹的露珠

  假如我变成一颗露珠

  思念就是那露珠里至真至纯的痛苦

  韩万胜,笔名梦阳,1968年12月出生于陕西神木县高家堡镇。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陕北 2008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