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鬼难挡


□ 于香菊

中午下班刚回到小区的门口,我就被正牵着我儿子的一个熟悉的身影吓得心里乱跳,特别是那件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火红的裙子,荡在我的视野里,宛如一只令人恐怖的火狐。还有那一头纷披的秀发,往日曾让我无数次陶醉其中,这时我觉得那是魔鬼的影子。
踉跄的可能是我的脚步,被身旁走过的老大爷扶住时,我别说谢了,就是感激的笑容也没给人一个。蓝天和大朵的白云在我的头顶旋转,身边的柳绿桃红也如洪水般向我逼来。这世界就是这样,你一步走错,不管你怎么补救,都无法逃脱这灭顶之灾。
我的确没想到,她竟然说到做到,真的打入我的家庭。前些日子,在宾馆的房间里,她这样说时,鼻子虽然是一耸一耸的,一副气人的样子,但望着她那白里泛红的脸颊,我还是想咬上一口。她灵活地躲开了我。我知道她是恨我不离婚,故意的。我已经答应帮她开一个服装店,而且正在运作中,作为女人啊,她就是不实足。说什么?你不离婚不行,谁让你要了我的初夜?说什么你要是不离婚,我就打入你的家中,一定给你闹得人仰马翻妻离子散。我以为她只是说说玩的,没想到失踪几天的她,竟然还是跑入我的家,简直将我气晕过去。
手扶甬路烫手的栏杆,好半天才缓过一口气,面对向我姗姗走来的那个火狐那个魔鬼,我稳了稳自己的心绪,用冷冷的目光去审视这个敢把我逼入绝境的女子。人就是这样,当百般的恩爱过去,如火如荼飙过来的就是仇恨。此时的我真的很恨她。恨她得寸进尺,恨她要毁我的家。
说心里话,我真的不能和我的妻子离婚,不说同甘共苦相濡以沫这十几年,就是以后的仕途发展生活过程我都不能离开我的妻子。可是她不行,不是说以前没有感情,而是说以后不能同舟共济;她以为她是谁,男人手中玩弄的一只小小鸟,茶余饭后逗逗,开心而已。一旦心情不好,一巴掌扇走,或是随手掐死,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看着桃花垂柳掩映的甬路上,我那个刚会走路的儿子小鱼跃,牵着她,以小牛拉车的姿势,向我跑来。我真想跑上前去,对着她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然后像拎着一个烂蛾子一样,将她扔到那边的垃圾沟去。我的手已经像鹰爪一样伸出去了,终是理性作用,它在半路变成了拳头,咯吱咯吱,那是怒火在指骨缝中奔跑的声音。
爸爸,这……是……柳……姑姑。刚刚将单字连成句的儿子指着她骄傲地对我说。往常儿子接我,牵着的都是我家的保姆柳奶奶,今日在孩子飞扬的笑脸中,老妪变成了美少女,这美少女是什么柳姑姑?柳妈妈常挂在嘴边的女儿是有一个叫柳青。但这个柳青是妖蛾子变的,她的本名叫盛娥。扒了皮,我认得瓤的盛娥。
任哥好!她竟然走过来向我一鞠躬,一问好。
哼!装得还很像的。我没理她,大步向前走去。
我是来替妈妈的。舅舅来信,让妈妈去,因为姥姥身体不好。身后传来她落落大方的声音,带着很明显的琴川味。老家在琴川,别看名字好听,死穷的地方,女孩子都跑出来当小姐。老一点的,就出来当保姆,像柳妈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