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祖脉上的兄弟(散文)


  祖脉上的兄弟

  吴佳骏

  一

  元庆是叔父唯一的儿子,长我两岁。

  小时候,我俩整天混在一起,算是穿开裆裤长大的。在学堂上课,我俩坐一桌。中午,在食堂吃饭,他常常把自己瓷盅里的咸菜,分给我吃,而他只吃白饭。看着他被干饭噎得青筋暴突的脖颈,我万分难过。我在学堂受人欺辱,从来都是元庆出来替我说话、撑腰。我被老师罚扫地,也是元庆偷偷帮我打扫。他说:谁让我们是兄弟呢。

  我和元庆,都曾有过十分远大的理想。

  每天放学后,我们背着背篼,去坡上割草。一到坡上,我们就把割草刀,扔得远远的,把背篼挂上树枝。然后,四仰八叉躺在草地上,开始描绘各自的人生梦想。

  “你长大后最想干什么?”元庆问。

  “当老师。”我毫不犹豫地回答。那时,我正暗地喜欢学堂里的一位年轻女教师。

  “当老师有啥子好,臭老九、迂夫子。我长大后,就去当兵,打仗。顺便去北京看看毛主席,看看天安门。”元庆说的这些词,都是从书上得来的。

  初中毕业时,我以绝对优势,考上了当地中师。而元庆,以两分之差,与他填报的志愿失之交臂。中考落榜后,元庆情绪低落,再也不提“理想”之事。那段时间,我曾以各种方式对他进行过安慰和鼓励。可元庆却故意躲避我,不与我见面。面对我,他总觉得抬不起头。若无意中与我相遇,他也只是笑笑,然后,迅速走开,像猫见了老鼠。

  我去中师报到那天,全家人都跟来送我。母亲为我缝制了新衣裳、新鞋。父亲走在我左边,叔父走在我右边。那一刻,我在村里出尽了风头,我是我们家族史上的骄傲。村子里的人,都赶来看热闹,七嘴八舌议论着,羡慕中暗藏嫉妒。父亲逢人就说:“娃考上中师了,送去报名,报名。”一边说,一边递烟。脸上的表情,浓缩了他一辈子的兴奋。叔父也在一边既拱手,又搭腔:“感谢乡邻,感谢乡邻。”我走在他们中间,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我用目光四处寻找,我希望那天,元庆也来为我送行。我的喜悦,是应该由他来分享的。就像曾经,他分担我的忧愁那样。

  但那天,元庆始终没有出现在送行的人群中,他一直躲在村头的山坳上,看着我的身影渐行渐远,直到泪水模糊视线。

  二

  我读中师后,回家的时间少了。与元庆的关系,也从原来的亲密变得疏远。入学后,我跟元庆写过几封信,他一封也没回。那些信件,我相信他是收到的。但我从来不期望他的回复,从小到大,很多事,我们都是心照不宣的。我也相信,他一定是理解我给他写信的用意的。

  元庆并未实现去北京当兵的梦想。

  放寒假,我回村看到他时,他正抡着锄头,在田里挖土。那模样看上去,很有一个农民的本色和味道了。

  “回来了。”元庆看见我,主动打招呼。看得出,他心里堆积的阴霾,已经消散。自卑的心理,也得到了矫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