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秋分


□ 郭海燕

  预报:
  明后天多云,北风三到四级
  今日秋分,昼夜平分
  
  一
  
  凌晨四点半的门铃声无论如何都很突兀。章成辉愣了一下。再响,他套上睡衣,开门。
  是对门的女孩。
  “打扰您了,真不好意思!”
  “什么事?”四0二号男主人半边脸对着防盗门缝。
  “我有位朋友犯病了,昏迷不醒,能不能——请您妻子帮下忙……”“哦,我离婚了。”章成辉皱眉。他想起来了,四0一号三个女孩搬来那天,护士前妻来拿儿子的生活费,一个女孩惊天动地叫起来,她踩中锈铁钉了,前妻麻利抱出药箱,替她消毒、包扎,还打了破伤风针。
  “离婚了?”五官清秀的女孩眼睛溜圆,凌晨秋风里她刺猬样缩着,光脚踝。“打120吧。”章成辉说。“我想,没大问题吧。嗯,能不能帮我将他弄到床上?他躺在地上,我搬不动……”扫把一样瘦小的女孩笑容甜甜的。章成辉又皱眉。三个女孩昼伏夜出,常有年龄各异的男人在对门神出鬼没,他早瞧出她们是干什么的了,他从不招惹她们。“还是打120吧。”章成辉觉得不应该马虎,即使真的是个嫖客。
  “就搭下手,不可以?”不容置疑的口气。
  卫生间门这时开了四分之一,“章成辉!”一个女人的声音。章成辉又过去和女人说话。片刻,章成辉再扭头大声问门外,“昏迷前说话清楚吗?”“有点口吃。”“喊过头痛或呕吐吗?”“吐了,胆汁都出来了,绿的!”“很可能脑卒中,赶快打120!”
  门外女孩还是站着,蹭着光脚踝,不吱声。对面粉红灯光,和章成辉家明黄灯光融汇,产生舞台效果,穿银色睡衣的女孩此刻像个逼真的蜡人。
  章成辉去蜡人家了。
  
  柳卡从卫生间出来,蓝毛巾裹湿发。她拉开章成辉家的衣柜,果然看见两只药箱,一大一小摞着。她打开小的,又打开大的,翻出一个眼熟的中成药盒,公公吃过的那种蛇毒制剂。到底曾是护士之家呵!柳卡翘起嘴角笑。
  柳卡刚跨入对门,章成辉从里间出来了,摇着头,“真沉!照你说的,没挪动病人,加高了枕头,又吐了,还没醒。”“嘴里呕吐物清除没?”柳卡问跟在他后面的女孩。对方看着柳卡手里的药,“打扰二位了,真是,真是太感谢了!”她的腰活泼扭。柳卡瞅她一眼,再瞅一眼,女孩皮肤诱人,没戴乳罩,颤动双乳将贴身睡衣顶得不安分,柳卡也没戴乳罩,双乳也颇不安分。她晃晃药盒,“这是溶栓药,缺血性脑卒中的话,必须3小时内进行溶栓治疗,否则致残率很高。”柳卡脑子里浮现出公公与众不同的笑脸,左半边欲笑,右半边僵着,有时还奇怪抽搐,混浊的双眼像一幢无人打扫的百年老宅。“要尽快送医院!”她提高声音。
  柳卡径直穿过客厅往里走,不用女孩带路就到了该去的地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