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刘震云的荒诞剧


□ 石一枫

石一枫

  除去少数“先锋作家”,大多数中国作家在长期写作的过程中,总会经历两个阶段:一是从生活、经历出发,二是理念先行。前者是自发写作,有不吐不快的意思,后者则从自发转向自觉,写作的动机也逐渐不那么单纯,有可能是自我挑战,也有可能是利益驱动,还有可能是一种不甘寂寞的习惯使然。当然,从作品质量而言,两种写作思路也说不好孰优孰劣,前者得之于真切,失之于清浅,后者得之于深邃,但很容易流于虚假。这也是中国作家总在“有生活没想法”和“有想法没生活”的矛盾中徘徊的原因。

  客观地说,在“生活”与“想法”的平衡中,刘震云算是做得相当出色的。他早年根据个人经历的一系列中篇《塔铺》、《新兵连》、《一地鸡毛》等涵盖了高考生、士兵和小职员的生活,既真切可感,又写出了人在体制中的压抑和困顿,颇有哲学深度;近年的《一句顶一万句》明显是先有理念,后有小说,但凭借超越一般作家的叙述能力,刘震云也能将理念阐发得很像小说。当然,他的《故乡面和花朵》、《一腔废话》等技巧至上的作品,则就是只有想法,没有生活,到头来想法也无的放矢了。

  看得出来,刘震云的新作《我不是潘金莲》则在尽量复制《一句顶一万句》的成功经验,将一个从理念生发而来的故事写得贴切、自然。小说的情节是具有黑色幽默风格的荒诞剧:一个农村妇女与丈夫假离婚却遭到了真抛弃,于是开始逐级上访,从县到市,从市到省,最后居然闯进了人民大会堂,不仅她自己被定义为“上访专业户”,甚至惊动了中央,造成了一省官场的大震动。说是蝴蝶效应也好,说是蚂蚁绊倒大象也好,这样的故事寓意明确,指向的是体制的荒诞却在现实中不大令人相信,如果不刊登在报纸上,恐怕人人都只会把它当成“故事”。但刘震云凭借他的写作能力,将每一个人物都刻画得相当传神,也把情节设置得相对合理,使得荒诞剧能够层层递进地到达高潮。在介绍这部作品的时候,他自称是中国最“绕”的作家,行文之中“不是……而是……也是……其实是……”这样的句式也的确比比皆是,就这么一来二去,他成功地将读者“绕”了进去。起码在读这本小说的过程中,读者只会被刘震云的语言和小说的内在逻辑吸引,并不会关注它是否还有缺陷。

  然而读完之后跳出小说,整体层面上的遗憾之感也就产生了。首先,比起《一句顶一万句》,这部小说无论是在思想还是格局之上都显得单薄。如果《一句顶一万句》诚如批评家所言,书写的是中国人精神的孤独,那么《我不是潘金莲》充其量也就是针砭时弊,说出来也就说出来了,并不那么耐人寻味。而主人公李雪莲上访又被截访的故事相对简单,刘震云只是像绕毛线球一样把它绕圆了,又绕大了,但拉直了一看,也就简简单单一根线。更关键的地方,在于荒诞剧的铺陈演绎愈演愈烈固然是它最精彩的地方,但翻过头来再想,假如引发整个事件的缘由不够有力,后面的情节就都有了空中楼阁之感。比起类似题材的著名中篇小说《万家控诉》,同是“要一个说法”,李雪莲的上访理由并不如秋菊的为夫申冤来得充分合理,一次又一次的告状,也有对人不对事的意味,看到后来,反而并不觉得她真有把这出戏演下去的必要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长篇小说选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