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散文集中的“文”与“图”


□ 古 耜


翻阅近年来国内出版的散文集,有一种变化显而易见,这就是:原本排列整齐的文字方阵,每每穿插进若干规格不一的图片;有时甚至图文参半,秋色平分,真正成了亦“图”亦“书”的“图书”。应当看到,此种情况的出现并非是出版者在追求一般意义上的“图文并茂”,而是消费社会“读图”时尚在散文领域的反映。换句话说,时至今日,源远流长的散文创作已经打上了“读图时代”的鲜明印记。
尽管中国文学史上早就具有“绣像”、“绘图”之类的出版传统,尽管古代文人并不缺乏“泛览周王传,流观山海图”(陶渊明诗)式的看书习惯,然而,当“读图”时尚凭借现代科技所提供的种种便利而愈演愈烈时,一些思想敏锐的知识精英还是感到了某种忧虑。他们认为:图像是视觉的建构,“读图”主要是感性的流动;而语言是心灵的家园,读文才是思维的过程。因此,在通常情况下,文字比图像更深刻,更具有行而上的超越能力;也正因为如此,读者倘若一味热衷甚或满足于“读图”,那么则难免会使自己的思想变得简单、幼稚、缺乏深度。如此这般的见解显然并非杞人忧天,事实上,作为感知世界和输入知识的一种方式,读文与“读图”之间,委实存有整体上的丰富与简单、深邃与肤浅的区别。正如有的学者所言:在认识生活和理解生命方面,一个读罢十万册书和一个看过十万条广告的人,是截然不同的。明白了这点,我们对散文集中的图像入侵,似应保持足够的警惕性,而不可让其盲目的、无限制的膨胀与滋延,以至最终喧宾夺主。
不过,在承认读文较之“读图”更富有认知意义的前提下,我们也应当看到:视觉并不仅仅等于初级直觉,图像也不一定完全与深度和丰富绝缘,由此推理,“读图”也就不能说是一种绝对低级的审美活动。其实,古今中外的观赏实践已经证明:一种具有包孕性的图像和一个强大的接受主体相遇,也可以产生思绪绵绵,神驰象外的艺术效果。而当这种内涵丰赡的图像与内容相关且同样拥有含括性和表现力的语言文字构成某种呼应时,其内在的艺术张力以及它留给读者的感染力,则必然更为充盈和强烈。从这一意义讲,当下在散文集中插入许多图片的流行现象,又自有其优越性与合理性,而不宜一概加以否定。这里,问题的关键在于,散文集中的图像一定要精心挑选,精益求精,而且要力求与相应的文字内容形成一种对话关系,即:以图像的直观性和现场性来激活、补充文字的间接性和想像性;同时,又以文字的深拓性和自由性来发掘、提升图像的丰腴性和蕴含性。只有做到这一点,散文集中的“文”与“图”才能实现互动和双赢,以“图”入“文”、“文”中插“图”的策略,也才算真正找到了存在的理由和自身的价值。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今日文坛许多散文集的以“图”入“文”,还大抵停留在盲目加幼稚的初级层面。君不见,对于相当一部分散文集而言,引入图像的目的单单是为了“好看”,于是,直观、生动、奇特以及由此构成的视觉冲击力,便无形中演化为选择图像的主要标准,而并不怎么考虑这图像与文字之间的关系,其结果便不外是画蛇添足或华而不实,甚至直接干扰和影响读者对文字的理解与鉴赏。有的散文集在引入图像时,虽然顾及到了与文字内容的配合,但其图像本身浮泛粗糙,以至起不到对文字的烘托和补充作用。还有的散文集引入图像更多是趋随时尚,迎合潮流,因此在图像匮乏的情况下便寻求捷径,拉入作家的生活照权做塞责。由于这些照片在作家那里,不过是漫不经心的形象留存,一般谈不上什么“含量”和“深意”,所以,他们出现在散文集中,除了让人想起钱钟书先生关于鸡蛋和母鸡的雅谑外,并无锦上添花,相得益彰的可能。所有这些,仿佛都在提示人们:散文集的以“图”入“文”,是一件值得认真对待的事情。在这方面,我们尚需要一番自觉探索、潜心实践和积极努力,方可抵达理想的境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