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象猪的故事


□ 龚 仁


根据上级指示,各连都要成立科研班。我后来怎么也弄不明白,上级的哪根筋又转拧了吧,非要搞科研。如在今天可能不算什么,可在当时实在是不入流的怪事情。我是我们连第一任科研班长。那时候真着急呀,总想搞出点科研成果来向毛主席献礼,急得后槽牙直长肉。听说三十连搞出了一项成果,我们立刻借几辆自行车。那时的自行车讲究加重的——结实,就是骑着太沉。在那能颠裂屁股的土路上一去就是四十多里,汗把衣服全浸透了。取经心切呀!
原来他们是把西红柿嫁接到土豆秧上,下面长土豆上面结西红柿。我做贼似的特意揪了一个,找个没人的地方一尝,涩得我直吐舌头。
而且据他们讲,成活率太低不适合大面积推广。看来草本的嫁接是个问题,可这倒给我提了个醒儿,用木本接。我找了颗杨树,茄子扁豆西红柿七八种,我全挨个给它嫁接上。原以为这样一来吃茄子扁豆的就不用每年再种了,到时从树上随便摘就妥啦,不承想它像新媳妇放屁——来蔫的。
我不灰心,又找来沙果梨树之类的枝条往上接,可能是心太诚了,终于有一枝梨树感动地活下来,而且还结了两个大梨。那梨就像个大柚子,可惜不好吃,咬一口像是塞了一嘴杨木锯末……
我还忘说了,我手下还有四个兵,一个老贫农叫谢富,余下的全是知青。
记得那是一个休息的日子,我和谢富正聊天儿,我们班的蔡包子——脸长的像个蒸过了火的包子。风似的跑进来,眨着他那豆泡眼边喘边说:“畜牧排老花猪下了一、一只小象。”
“是吗?”大家吃惊道。农村自古就有猪象同源之说,都是耳闻,见过猪生象的却很少。我立刻奔了畜牧排。还老远呢就闻到一股猪粪味儿。
“看的人太多,刘排长说了,禁止参观。主要怕花猪受惊吓断了奶。”饲养员赵红梅态度坚决地说。
磨了半天,她还是不敢作主,但看来她又不愿得罪我:“你找谢兽医,让他带你进去,刘排长从来不说他。”
这谢兽医是我们班谢富的儿子,我赶紧去找他。在公猪圈后面我找到了正在忙活的谢兽医。他拿着橡胶的采精器正准备取一头大公猪的精液。我们那时已掌握了人工授精技术。原来这母猪竟是一长节儿大粗圆木,上面披一整张生猪皮,再泼上母猪尿。大公猪美滋滋颠颠儿地跑来,在“母猪”尾巴处嗅一嗅验证是异性。这猪可不像人类那么复杂,既不看出身也不讲究政治面目、模样丑俊,纳头便上。
现在的人可能不知道,那时的年青人找对象不是看长相,而是看出身。讲究八辈儿的杆儿正根红的老贫农。这样家庭的孩子才好找对象。如若你的出身不好,对不起,尽管你赛过亭亭玉立的模特,呸!也得给人家一边啦站着去……
谢兽医拿的采精器其实就是一根长橡胶管,只不过是双层,将那双层的外壁灌进温水,再往采精器的上口部分涂上润滑油,将那大公猪螺纹状的生殖器插进,就算完事啦。采完了精液,再把那些发情的母猪按住,用吸管往母猪的阴道放上几滴这种圣水,过几天这小母猪的肚子就大起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