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淋湿的翅膀


□ 胡学文

淋湿的翅膀
胡学文

1

艾叶躲在粪包后和杜智约会。那是一处废弃的场院,人们把烧不完的羊粪砖垒成大包,上面抹一层防雨的泥巴,远远看去像一顶顶帐篷。帐篷没法钻,却是极好的掩体。艾叶一露面,杜智便把她抱住。杜智不是第一次抱她,艾叶依然脸烧心慌。她往后拽着身子,问他到底有什么事。杜智不说,却将嘴往前凑。艾叶偏不让他逮着,歪着头道,你说嘛,你说嘛。杜智像抓了个刚出炉的红薯,眼睛急猴猴的却使不上劲,只将脖子抻细许多。艾叶,就一口,啊,我就吃一口。或许是杜智红急的眼睛,或许是他可怜巴巴的声音,艾叶心软了。把头靠在泥皮上,不再躲避。杜智一下将艾叶噙住。
一声刺耳的号叫突然响起,天塌地陷般。
杜智沉浸在兴奋中,好像没听到,也许听到了,但没在意。他没有停下来,反而把手往艾叶怀里伸。可是艾叶听到了,就算在睡梦中,艾叶也能听到。没有谁比艾叶对这声音更熟悉、更惊惧的了。艾叶急得直呜噜。杜智兴奋得要飞了。艾叶从来都是被动的,他以为艾叶要和他一起疯了。艾叶狠狠咬他舌头,杜智哎哟一声,艾叶乘机把他推开。杜智捏着下巴,满嘴嘶嘶声。艾叶,你不会生气吧?艾叶瞅着杜智狼狈的样子,小声说,没有。可她的脸色却无法掩饰。杜智说,你可把我害了,要是舌头废了,我就把你的割下来,怎么了?艾叶不说话。杜智也听到了叫声,虽然已弱下去。他随口问,这是谁呀,狼一样。艾叶咯噔一声,想干脆告诉他吧,那就是她母亲赵美红。终究没敢这么做,只说我得回去了。
杜智喊,艾叶,我还有事啊。
艾叶站住,看着杜智。杜智头发有些乱。
杜智说,我明天要进药,你能不能和我奶奶做个伴儿?她眼睛不好。
艾叶迟疑。杜智央求:帮我个忙。
艾叶说,我想想。其实艾叶想说不行,她和他什么关系?什么都不是,怎么会和他奶奶做伴儿?做伴儿就要在他家过夜。可艾叶不忍当面说不行,这就使她的话含糊其辞。
杜智说,我等你啊。
艾叶低头匆匆离开。杜智在身后喊扣子。艾叶这才发觉一粒扣子开了,胸前敞个大口子。虚虚往左右瞅几眼,几次才系住。
转过街角,看见村长莫四被狼撵了似的,边走边回头。莫四又瘦又矮,一副月份不足就从娘胎掉出来的样子。艾叶叫声莫叔,莫四胡乱嗯啊一声,可扭过的头突然又转回来,目光亮亮地盯住艾叶,艾叶,我正找你呢。艾叶站住。莫四说,你娘又撒野了。艾叶垂下睫毛,无言。莫四说,不是我不帮你,我使了老鼻子劲儿了,事情不是我拍板的,我也没辙。你得想个法子啊,你是大姑娘了,你娘疯闹下去可要把你毁了。艾叶说,我管不住她。莫四的表情顿时严肃了,管不住是方法问题,管不管却是态度问题,叔把话撂这儿,你看着办吧。艾叶怅怅地叹气。莫四知道触动艾叶了,说去吧,别让人看笑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