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1937年12月的南京


□ 南 翔

1937年12月的南京,三个昔日在日本的大学同窗张晖、池岗大佐和慧敏相聚。当时,置敏已经当了尼姑,而张晖和池岗大佐仍然深爱着她。南京失陷,大屠杀开始,南京卫戍司令最高长官唐生智逃离,而两个国际友人——美国人魏特琳和德国人拉贝,却在极力拯救百姓。那么,三个大学同窗,他们又作出了怎样的选择呢?



历史的某个特定时日,无论对于家国或是个人,回首起来都令人低徊、令人浩叹,那才叫故国不堪回首……
1937年12月,对于国民政府军委会执行部主任、一级陆军上将唐生智来说,注定是一个阴霾满天。终身难忘的岁月。尽管他此前已经对日本陆军总司令官松井石根率大兵分三路向首都进犯,作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但是南京城郭中日军队一旦接火,日军攻城势头之猛,之快,很快就超越了他的预料。
此时,他的另一个身份不仅为中国,也为世界瞩目,那就是南京卫戍司令长官。
屋外炮声隆隆,唐公馆兼卫戍司令长官部却肃静得可怕。一颗炮弹不偏不倚,恰在院子里的一棵百年银杏中轰然炸开,稠密的枝叶顿时如箭镞四散,一根碗口粗细的枝杈横穿窗棂,砰然落在唐司令官的脚下。侍卫吓得本能地一声大叫,跃在司令的身上,两人一起訇然仆地。
唐生智很快站起来,轻轻拍打黄色将军呢上的尘埃,望着屋外渐渐散去的白雾,但见中间开花的银杏已然削去了繁密的头盖,天空一下子敞亮了许多。
拧得铁紧的眉头,更加攒聚成两座山丘,一张大病初愈的脸青白青白。他一只手朝后一伸,侍卫早已依次递上热毛巾、结满茶垢的大茶壶,然后是一支三炮台香烟.连着吸了几口香烟,谛听着由近及远、又由远及近的炮声,忽然命令,传张晖。见侍卫有些木然,他浊重的湖南口音又一声强调,叫76师师长张晖,听见么?
侍卫赶紧应了一声是,接过茶壶放下,悄悄出去了。
桌上的两台电话,铃声此起彼伏,他也没情绪接。他想起6号晚上的事情,蒋介石一身戎装,身旁是雍容华贵、英语好得令人泄气的宋美龄,面对二十多个少将以上守城将领,委员长的语气从来没有像今晚这么悲壮:各位,南京是总理的陵寝所在地,全国的至诚瞻仰在这里!全世界翘首切盼付与最大的注意力,也是在这里,我们不能轻易放弃!今日,首都已经是一个危城,我愿意和大家共同负起守卫的责任。但是,现在各方面的战争形势都在继续发展,我不能偏于一隅……唐将军是身经百战,智勇兼备的将领,他必定能秉承我的旨意负起责任!大家月枞唐将军,正俐枞我一样。
1937年的冬天,南京格外阴冷。散会后,屋外寒气逼人。蒋介石久久握着唐生智的双手不放。到底,蒋只说了一句,孟潇,你是临危受命,保重身体!
沙场历练多年的唐生智眼眶也不禁湿润了,他表示,临危不乱,临难不苟。没有委员长的撤退命令,当与首都共存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